Basilisk vs. Phoenix

我的podcast热情好像终于削弱了一点。做家务的时候又听起了HP。今天下午听到第二本书的最后,有了如下的想法:对付坏人的怪兽,这里用了好人的神兽(禽)。以前都没想过这个对决这么匹配。Basilisk vs. Phoenix;Harry vs. Voldemort。Harry绝不是Tom的对手,然而Tom只是一个影子;而如果不是Harry,别人来,又肯定会被暗中算计。不得不感叹JKR构思巧妙啊。

更大的感慨是,要使用坏人的怪兽,只需要贪婪超越同情心;要使用Dumbledore留下的凤凰,则需要危难中还保持勇敢和纯洁。做到这一点难吗?简单吗?这和整个HP里创造出的Harry的品质是一致的。我们可以感觉Harry很简单,和我们普通人很像。但是随着阅历越多,我越能欣赏Harry的可贵。

女性角色和一些与她们等价的男性角色

首任女Doctor Who诞生了!!加上编剧的换届,忽然对DW有了久违的期待。然而,我们这代人小时候,看到太多高大全故事人物形象,所以我们会对“把agenda放在讲好故事之前”这种做法很敏感。我觉得,目前加入一些agenda大概是必要的。但要真的支持女性角色,还是要靠好的角色本身。想写一篇日志说说我喜欢的作品里的女性角色(不一定喜欢)。另外,人们对于男女有根深蒂固的双标,有些角色如果能找到等价的男性角色,对比一下看看会是什么效果。我看过的读过的作品很有限,所以不一定能找到。

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是Zoe Washburne。仔细想想和她作用相同、性格类似的男性角色。。?我能想到的有两个。一方面,我一直觉得Zoe有一种绝地的气质。所以,克隆人战争里随便找一个低调可靠的绝地,就大概能和她对应。那么选哪个绝地呢?Plo Koon太父亲形象,Ki-Adi-Mundi太老,Ima-Gun Di太悲,Kit Fisto太花哨。也许Eeth Koth吧。我能想到的另一个人物是Primeval里的Stephen,是Nick的得力助手,但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故事线。想到这里,我觉得关键是,Zoe是一个你不需要大叫:看,这里有个厉害的女性角色哦!这样的角色。我们有时候会喜欢什么作品里的男配角,然后脑补出一大堆故事来。Zoe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前一阵看了Wonder Woman,除了电影最后有点逻辑问题以外,其它地方都很喜欢。特别是一开始天堂岛上那么多女武士看得激动人心。想一想Wonder Woman的男性角色对应,我想到的是人猿泰山,都是对人类社会的规则不熟悉的天真超人。

Doctor Who里的女伴们则是自成一个体系。Rose最初是观众进入Doctor世界的带路人,所以是邻家女孩的形象。这样的定位的男性角色应该有不少。Rose最后也超越了凡人。所以我提名和Rose对应的男性角色是LOTR里的Frodo。

Martha是单恋Doctor失望,找回了自己的存在和目标。其实我更喜欢Martha的结局(minus Mickey)。如果从“单恋对方最后找回自我”这个角度来看,对应的男性角色应该不少。我能想到的是300 days with Summer的男主。不过我对情节记忆模糊了。

Donna是总是顶撞Doctor的女伴。和她对应的男性角色,大概可以是“和女朋友吵架但超爱对方”的男性角色,我提名HP里的Ron。。。Donna之后,莫法特延续了强势女伴的路线,一直喂我们强势女伴到吐。另外,River Song是成熟神秘女伴。可惜莫法特一方面后来把她写成了星星眼少女,一方面又喂了我们Missy这样一个成熟神秘女性角色(而且很强势),不仅毁了River Song本身,也毁了River Song还没被毁时的形象。莫法特可谓十年如一日致力于黑River Song。

那么再来说说星战。星战的女性主角agenda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有多成功很难说,毕竟几年过去了,我们对Rey是什么人还不熟悉。那么看看故事已经结束了的Jyn Erso,她的特点,从小说里来看,是特别坚持、坚持得能感化人。”Her path is clear.” 我觉得这一点有点像HP1里的Harry,认清了危险然后奋不顾身投身进去,也不管自己魔法学得没有Hermione好、下棋没有Ron好,是她的坚持,带动了一个各自怀有绝技(?)的小队向不可能的任务挑战。

克隆人战争动画,给我们贡献了很多遥远星系的人物。其中就有Asajj Ventress。她出场时,只是蛇蝎心肠女杀手的形象。然而通过给了她一个曲折的过去,和坏人间的离间反叛,她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了。我发现,所有丰满起来的反派,都会变得让人同情起来。有些作者会觉得,一些人物被创作出来后,会走向他们自己也没计划好的方向。我怀疑Ventress也是这样。最终,story group把她变成了好人,还给她配了绝地男朋友。Ventress,一个心肠不怎么好的人,坏坏的,经历了更坏的人,变成了坏坏的好人。这样的男性角色应该很多吧。然而我一时想不出一个。

TCW还给了我们Barris Offee这样一个变黑的女绝地。可惜并没有交待多少她变黑的动机(只有她的陈述)。和Pong Krell不一样,她最终给了那个陈述,表明她是个正直的黑绝地。

Rebels动画里,主要的女性角色是Hera和Sabine。严格地说,我觉得Hera是女性角色agenda的产品。(我愿意接受这个agenda。)但是Sabine是出乎意料的黑马角色。

星战里,大家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应该是Ahsoka了吧。对她的喜欢,一大半是来自日久生情。她陪伴我们走过了克隆人战争时期、帝国崛起时期和义军时期。她是我们的老朋友,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从这一点来说,她相当于Obi-Wan。

并不打算说Leia,因为她很特别。实际上,有一篇关于Leia的日志在草稿箱里呆了一年了吧。

 

 

中国哲学简史 – CH15 儒家的形而上学——易经

这一章实在实在看不下去。啊啊啊啊啊!这本书到这一章之前我都觉得很不错。这一章中唯一划线的一句话是,孔子的正名学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是伦理学说,而易经中的君之道臣之道父之道子之道则是形而上学的。这个总结是一开始的,后面详细铺开我真的没兴趣读。

想到豆瓣友邻有一次问,玄学如果要翻译成英文应该用什么词。在翻译的时候往往是我们重新审视一个概念的时候,也是让我们对空话大话警惕的时候。所以刁大大带领我们削弱英语教育,伤害的不仅是无法获取外面的知识,更是无法从别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语境。有英语的对比,我们其实更可以发展汉语的表达力,因为对比之下我们可以看到汉语特别的地方,也可以看到汉语表达不清的地方,这种对比可以影响汉语成为更有用、更优美的语言,使她在喉舌的强奸下还能有反抗存活的机会。

扯远了。看这一章我满脑子在想,这是玄学。问我玄学英文怎么说,我想到的是con art。另一个朋友说supersition。英文语境下对这种没有来由的东西,不给它褒义的空间。只有中文的语境下,用没有理由没有证明的臆断来说服你,还可能是正确的。如果你说它的一些内容是对的(比如什么中庸之道),那么我觉得它对的地方,和路边算命的人说对了你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是一样的。哦对了,易经本来就是算卦的。

PS: 仔细想想,如果是罗素来写他大概会删减这个篇幅并且明确说没什么理由研究这个了。也许他会更加着重讲这种玄学给中国人造成的影响。反正,这一章是让我领教了抱着公允的态度介绍哲学史是什么样子的。(并不是说冯友兰抱着公允的目标,但是只要是个学者大概都没有罗素的魄力。

后知后觉

回到第一份工作的地方,以前team的人还有些还在里面。其中一个人,当年虽然同一个team但项目合作不多,想到他就想起有一次几个同事一起坐地铁下班,聊到物价贵。他忽然说,他给女朋友买的玫瑰花“才这么点,就要一百块”,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我一下子没理解他的话,伸长脖子去看了他的手。

我听懂后感觉有点震惊(可见我当时是多么闭塞的一个人)。我大约有点知道那种好看的应景的东西会很贵,但我从来没想过我认识的和我差不多状况的人会去买。

大学室友里,有一个女生和同班男生恋爱。有一天她决定要和男生分手了。可是她也不直说,有一阵一直很生他的气。她也没和我说过她生他什么气。我估计那个男生也不清楚。但是呢,那种恋爱就像演戏一样,那个男生大约知道自己要演什么戏,有一阵子一直来安慰她,给她送东西,来我们寝室看她。他们最后还是分手了。不久她和另一个男生恋爱了,那个男生后来成了她老公。我揣测呢,第一个男生家境比较一般。她发现了以后觉得自己可以找更好的,所以分手的。但是呢,要按照剧本来,所以就假装生气,然后分手。问生气的原因呢,她可以给出很多听起来是小女生赌气的借口。我觉得这种戏真的很无聊。

找了写代码的工作以后,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实在。压根丝毫没想到,买包装很贵的玫瑰花会是我们做的事情。思路没往那边转,所以当时聊天的时候一下子没听懂。

实际上,写代码的实在人,找女朋友的时候也知道自己的剧本,因为这个剧本很好预测。

甩几个关于牙的链接

拔牙须知:

http://www.webmd.com/oral-health/guide/pulling-a-tooth-tooth-extraction

裂牙:

http://www.aae.org/patients/symptoms/cracked-teeth.aspx

裂牙:

5 Dental Procedures to Repair Your Cracked or Broken Tooth

为什么牙不能长回来:

http://sciencenordic.com/why-don%E2%80%99t-teeth-heal-themselves

If fractured bones can heal, why can’t teeth? from askscience

好了,可以重启电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