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音乐的context

今天去听了一场大提琴独奏音乐会。曲目是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的两首,两个不认识的(可能是近现代的(你为什么不去做点功课)音乐家的),加演了小半首巴赫大提琴,和一首好像是亨德尔的。

我好像无法区别不同的演奏。除了几个不完美的音以外,基本上和我听熟的版本没太大区别。后来有一些又急又快的地方,没有我熟悉的录音清晰(可能是现场的关系)。这让我有点疑惑。到底是因为我对这个乐器不如钢琴敏感,还是大提琴独奏曲本身没有钢琴曲复杂无法有很多不一样的intepretation,亦或是大提琴本身不善于多种表达?仔细想想觉得最后一种臆断是错的。大提琴连续的音色、演奏一个音需要弓和左手手指的表达力两个环节,应该表达更丰富?

另外一个疑惑(需要做功课)的地方是,大提琴曲作曲的时候是不是受限制?双音是不是必须是邻近的弦?不过就算是,也没有什么意义,别的曲子估计也是这样,需要考虑到演奏的可能性。

听来听去总觉得巴赫好听。最近在看Yale的introduction to classical music课程,一开始,教授给大家设想了一个浪漫烛光晚餐场景,然后放了一段巴赫,再放了一段浪漫歌曲唱段,结论是,这种场景巴赫不适合。这让我想到,我之前没有去钻研古典名曲,是因为它们夹杂了太多context,所谓的context不一定是音乐描述的具体事物,还包括人们长期以来对音乐的运用。这些立即能联想的context,总是让我不爽。相反,巴赫的平均律和大提琴独奏则是好像没有context的,我能够沉浸。

然而巴赫又写过很多最深镌刻在西方文化里的宗教音乐,那种context是多么的深!

关于context,我之前也疑惑过能不能在看过电影之前喜欢上配乐?我这边是有的,是Michael Nyman的Gattaca。还有最近在听的 Valentina Lisitsa 的演奏,好喜欢Anne Frank的配乐。然而Michael Nyman本身的风格,和绝大多数影视配乐相比,还是更接近巴赫。

【想要坚持写日志的。但是断档了很久啊!其实每天都有想法。但是绝大多数都忘记了。现在也是困得不得了,随便涂一篇去睡了

Where have all the good guys gone

Mika来上海,几乎是自动地买了票。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本地,看演唱会这件事一直没在心上。甚至周四早上出门的时候不知道路上听什么歌,快要到公司的时候才想起还没有复习Mika的新专。最近两张专辑我听了都没有太大感觉。

不知道多少是由于自己变了。

但是他的表演那么有感染力!真人帅得流泪,又调皮又humble,又非常有表现力。完美的表演者。

超小的场地,非常intimate,很多很多互动。他准备了很多很多中文。。。(后来在油管上看到他的采访,谈到他参加意大利的选秀节目评委的时候,提到他是一个半月内突击意大利语从不会说到上台的,拜服。)

教训是以后记得free standing要寄包/不带包。

激动以外,我还是觉得最近2张专辑没有前面的好。昨天中午补新专的MV,然后去看了Kick Ass的MV,一种奇怪的心痛。(而新专还是不太能调动我的情绪。)

If we all together screaming
Why can’t we be heard?
‘Cause the dirt on which we are stepping
Is the one in which we will be found

上面这段歌词曾经是让我爱上Mika到五体投地地步的因素。

可是现在看来,却觉得不现实。Yes you can be heard. You are dead if you are heard. We must operate in secrecy. 真的吗?真的吗??

看见理想不觉得激动和跃跃欲试,而是觉得远而不现实得心痛。我一直知道这一天会来到。我不怕老不怕死,但是我怕这一天完全来到。

Muse @ Shanghai – 2015 Drones tour

歇斯底里
嘶吼
无政府
阴谋论
无神论
星空、黑洞、爆炸
环境能源
个人力量
不,语言很难表达
为什么Muse那么切中我。。。也许,我的潜意识充满了想要表达的欲望,在矜持的现实压抑下,特别想要纵容。(最近读荣格的书。。)
真没想到他们会来国内演出。对他们的演出当然是期待满满的。但是,喜欢的艺人的音乐会现场,期待再高还是会被超越。
没有暖场。到点后,三人忽然出现在台上,震耳欲聋的音乐忽然响起。从此,分不清鼓点还是心跳还是地震,分不清是乐器还是主唱还是尖叫。
开场配合Drones的几首歌出现战争的画面,灯光模仿子弹的效果。我恍惚希望那是真的子弹。曾经在书中读到过希望在高潮中死亡,揣摹不出是什么心理。但这是过去式了。
 muse_drones_NL
(图片来自官网荷兰站演出。)
冷静下来:
上海站set list.
一个感想是,Drones要表达的是战争主题啊。这一点光从音乐好像不太能get。但是专辑中用drill sergeant吼话来表达了。现场又用视频表达了。这是他们表达能力下降了还是我没看MV的缘故?(因为对2nd Law失望,我都没怎么追新MV。)
Unsustainable是来自我最讨厌的专辑2nd Law的歌曲,现场听感觉好多了。但是什么也救不了Madness那首难听的歌。(我觉得好难听啊,但唱起来好像是hit一样。。。)
两首我觉得很囧的经典歌:Feeling Good和Knights of Cydonia。。。:)
其它的歌。。。都是又经典又喜欢。Plug In Baby, Starlight, Our Time is Running Out, Hysteria等等。有这个机会和原创,和那么多喜欢它们的人一起嘶吼。。。
现场音效基本有一半的时间很难听清Matt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就是去听大合唱和尖叫的!
梅赛德斯奔驰的场地是个T台,Matt走道T台这边的时候距离我们很近。(不喜欢拍影响沉浸音乐,又不舍得不拍:)
Matt表演很尽兴。从头奔跳到尾。
muse1
Chris大部分时间都在舞台远端。但有几次跑到了T台的中心。muse2
下面两张好看的图是薰拍的:)
muse4
muse3
也很高兴见到了好久没见到的薰。我们俩的关注点本来救各自不同,但没必要要求统一。这不是最好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吗?谈起我们共同的朋友,怀念以前的时光。

WTC II #17 Prelude in A flat

自从看了某个视频的开头,我就深深迷上了这个曲子。迷它已经好多年了吧(起码有一年了)。最近开始不自量力地练的。

从来没有弹过这么长的曲子。这个曲子的特点就是,虽然不断重复,但是重复一直感觉不一样,害得你就想要听下去。

我弹一遍要七分钟。保持七分钟不出错我感觉是不可能地。不过现在很享受能够一遍遍弹下来地感觉。

另外,只有我这样孤独和大言不惭的人才会把那么雏形的录下来放在网上。


大家还是去看这个视频的开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