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撰文批评奔驰instagram广告引用达赖喇嘛名言

Mercedes-Benz is the latest in a long line of companies apologizing to China

中国人民看不见Instagram,但是会被上面的言论伤害到。

奔驰已经作出回应,撤回广告并且道歉。

前不久好几个国际品牌因为在网站上把台湾单独列在国家选项里而遭到警告。

Marriott, Delta, and Zara under fire for websites that call Taiwan a country

 

 

工信部张峰:企业和用户正常跨境上网不受影响

财经网: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80130/4401359.shtml

1月27日发布的《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将于3月31日正式实施。工信部张峰回答说:“这个《通知》主要的规范对象是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也没有国际通信业务经营资质的企业和个人,是指的这样一个群体来讲的,同时又租用了国际专线或者VPN违规开展跨境业务经营活动,主要是对这些进行规范。”

更多请见上面财经网原文。

另外,外交部发言人也回答了相关VPN的问题(or没有回答)。

https://www.solidot.org/story?sid=55392

(原文内有外交部transcription链接。)

上海最后一家季风书园关闭

1月30日上海最后一家季风书园上图店关门。下面链接报导文章里有列一些fact:上图拒绝续约提供场地;店经理走遍上海租不到一家商铺,租金不是主要问题;去年印的纪念册印了200本后印刷商要撤回;最后一天忽然断电。然后再下面是推特链接的一张照片,照片来自豆瓣上的季风书店员工。

Goodbye to Jifeng: patrons gather one last time at iconic Shanghai bookstore

我还记得,当年静安寺地铁站有一家季风书园。我第一份工作通勤路上会经过。周五经常会去逛一下。几年后再主意的时候,只有上图那边一家了。去上图总是会进去逛逛。去年听说要关门,进去买了两本书(那个以色列作家的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然后被送了一张明信片和一个丑橘。

本来所有的出版物已经都是经过审查的了。他们慢慢压缩你,越缩越紧。

 

NYT 文章:The Follower Factory

今天还读了一篇长文。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8/01/27/technology/social-media-bots.html

文章非常长,记者调查了出售follower的产业链。一些概括:

  • Devumi公司出售twitter follower,记者得到了客户的名单(好像没有说来历),其中有还不是特别红的演员、体育明星,有很多influencer,还有政治方面的人。(我会看到这篇就是因为fo的一些账号推荐这篇文,里面有XHNews。)
  • 记者采访了一些客户,很多人拒绝回应。有的人想看看是什么。有的人对购买的服务有一点误解。还有的人承认这是很不健康的产业。
  • 很多案例是接近广告的。也有很多案例则感觉很fraud。
  • 有的人专门经营网络营销影响力,和Amazon、Disney等大厂合作。
  • 还有一些Devumi客户的follower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出有些批次的follower的注册时间和关注时间很接近。(文中没有提到数据来源)
  • 这些“水军账户”一部分是扒窃正常用户账号建立的,有bot来制造activity,然后bot可以关注客户账号、点赞和转帖。更大一部分是肉眼可分辨的无头像僵尸账号。Devumi的销售是保证前一定量的账号是前一种比较高级的,后一定量的是后一种比较弱的。
  • Twitter的注册不需要二次验证(我理解是不需要邮箱验证)。有的人认为Twitter的用户数下降,所以他们不愿严打假账户。
  • 像Devumi这样的销售商也是从各种bot制造者手里买来账号的
  • Devumi面临过自己的菲律宾前员工建立名字相似的公司抢夺客户
  • 文中还说这样的销售商不仅卖twitter的follower、点赞和转帖,还卖YouTube播放数、Soundcloud播放数,甚至LinkedIn的endorsement。

 

Agnes Chow banned from by-election

Agnes Chow被禁止参加三月的立法委员会委员竞选。(名词翻译不确定)

被禁止的理由是,她支持self-determination,和HK基本法矛盾。

‘Self-determination’ or changing the HKSAR system by referendum which includes the choice of independence is inconsistent with the constitutional and legal status of the HKSAR as stipulated in the Basic Law, as well as the established basic policies of the PRC regarding Hong Kong.

Hong Kong ban on pro-democracy election hopeful Agnes Chow ‘illegal and groundless’, party says

链接:

Agnes Chow (Wikipedia)

香港众志 (Wikipedia)

 

ProjectH

模糊地想做这件事很久了,但是想不出该以怎样的形式。

想过在新建地私密论坛上发帖;想过发Medium或别的已有地博客平台;想过搭一个wiki。其实我目的和能做成怎样都不清楚,所以还是在自己博客上发吧。

最初目的是,记录收集fact。比如Google搜索撤出中国是什么时候你记得吗?Gmail不能用是什么时候还记得吗?VPN crackdown,也许过一阵就忘了。所以想在收集信息的时候加深印象,并且以后可以快速检索。

最近也越来越深地感觉到,这个世界更需要挖掘、发表fact的人——这叫做journalism。新闻专业,也是从小在污染的环境里被污染的词,我无法使用它的中文。我的还不是journalism,但先做一个好的journalism的接收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