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T 文章:The Follower Factory

今天还读了一篇长文。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8/01/27/technology/social-media-bots.html

文章非常长,记者调查了出售follower的产业链。一些概括:

  • Devumi公司出售twitter follower,记者得到了客户的名单(好像没有说来历),其中有还不是特别红的演员、体育明星,有很多influencer,还有政治方面的人。(我会看到这篇就是因为fo的一些账号推荐这篇文,里面有XHNews。)
  • 记者采访了一些客户,很多人拒绝回应。有的人想看看是什么。有的人对购买的服务有一点误解。还有的人承认这是很不健康的产业。
  • 很多案例是接近广告的。也有很多案例则感觉很fraud。
  • 有的人专门经营网络营销影响力,和Amazon、Disney等大厂合作。
  • 还有一些Devumi客户的follower的数据分析,可以看出有些批次的follower的注册时间和关注时间很接近。(文中没有提到数据来源)
  • 这些“水军账户”一部分是扒窃正常用户账号建立的,有bot来制造activity,然后bot可以关注客户账号、点赞和转帖。更大一部分是肉眼可分辨的无头像僵尸账号。Devumi的销售是保证前一定量的账号是前一种比较高级的,后一定量的是后一种比较弱的。
  • Twitter的注册不需要二次验证(我理解是不需要邮箱验证)。有的人认为Twitter的用户数下降,所以他们不愿严打假账户。
  • 像Devumi这样的销售商也是从各种bot制造者手里买来账号的
  • Devumi面临过自己的菲律宾前员工建立名字相似的公司抢夺客户
  • 文中还说这样的销售商不仅卖twitter的follower、点赞和转帖,还卖YouTube播放数、Soundcloud播放数,甚至LinkedIn的endorsement。

 

Agnes Chow banned from by-election

Agnes Chow被禁止参加三月的立法委员会委员竞选。(名词翻译不确定)

被禁止的理由是,她支持self-determination,和HK基本法矛盾。

‘Self-determination’ or changing the HKSAR system by referendum which includes the choice of independence is inconsistent with the constitutional and legal status of the HKSAR as stipulated in the Basic Law, as well as the established basic policies of the PRC regarding Hong Kong.

Hong Kong ban on pro-democracy election hopeful Agnes Chow ‘illegal and groundless’, party says

链接:

Agnes Chow (Wikipedia)

香港众志 (Wikipedia)

 

ProjectH

模糊地想做这件事很久了,但是想不出该以怎样的形式。

想过在新建地私密论坛上发帖;想过发Medium或别的已有地博客平台;想过搭一个wiki。其实我目的和能做成怎样都不清楚,所以还是在自己博客上发吧。

最初目的是,记录收集fact。比如Google搜索撤出中国是什么时候你记得吗?Gmail不能用是什么时候还记得吗?VPN crackdown,也许过一阵就忘了。所以想在收集信息的时候加深印象,并且以后可以快速检索。

最近也越来越深地感觉到,这个世界更需要挖掘、发表fact的人——这叫做journalism。新闻专业,也是从小在污染的环境里被污染的词,我无法使用它的中文。我的还不是journalism,但先做一个好的journalism的接收者吧。

算是辞旧迎新吧

我已经好几年没写总结或展望了,因为人生进入了迷茫写不出来。

我的感情很明确,我知道我最想要什么。或者说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所知道的,似乎还不够清晰或具体,没法行动。每天就在应付上班的过程中过去了。

这几年来,我形成了很不好的习惯。没有动力做很多事。我可以怪罪很多外部的事情。但现在觉得怪罪任何事物,外部的也好自己的也好,都没有意义。只有自己作出一些行动来改变才有意义。当然,分析问题的来龙去脉有助于行动。我不禁觉得曾经自己还有点行动力的时候,那点行动力来自对分析/怪罪这件事有无知的自信。

如今的我似乎丧失了专注的能力。如果股沟一下“如何专注”,会得到很多建议:减少环境中会分心的东西、制定目标、放松、番茄法、meditation等等。

我看,根本还是缺乏目标。曾经我会愿意为了获得认可而专注。我真正被吸引而专注的案例其实很少。所以我无法坚持,无法专注。

I’m still in the woods. I can’t see a path.

不是所有的总结展望都要结束在upbeat上,也不是所有的人生都能圆满。收起我的骄傲,直面自己的失败和懦弱,也许还能获得一点平常心。

Luke

摘抄一下这段评论: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花痴袭人(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037945/

有些观众说,卢克不会变的咩?他从前英明神武,现在懦弱顽愚,不可以咩?

不可以。有些故事中的有些人物,是不能这样处理的。他可以有性格发展,但是必须符合主要人设。卢克在《绝地归来》时,已经成长为勇敢坚毅的绝地武士,同时一如既往地热血善良,到了老来却退缩无为,这让人非常不解。如果有充分具体地呈现,解释他为什么会这样,那我还有可能去理解接受。问题是完全没有啊。

最重要的是,卢克作为星战电影宇宙的第一主角(他的第一主角地位,就像《魔戒》第一主角佛罗多一样,意思是,没有他,故事就不会存在。),他承载着引领理想的符号作用,所以,他不可以变成与原来的人设完全相反的性格。

不然你试试改变甘道夫的主设定,改变Spock的主设定,改变福尔摩斯的主设定?

看到花姐的这段文字后,我忽然质疑起了我自己为什么没做到这么理直气壮。

今天想到了。其实我心里一直明白。

甘道夫的主设定是睿智,Spock的主设定是理性,福尔摩斯的主设定是观察和推理。人们对这些的接受,比对勇敢和善良接受得更彻底。而这是Luke的主设定。扪心自问,勇敢和善良才是更接近我们、更激励人的品质。

今天又看了一遍Empire Strikes Back,好久没有看了。说到Luke我总是想着Tatooine上那个美好的少年。但是今天看到他决定离开Dagobah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Yoda和Obi-Wan希望他能不顾Leia,Han,Chewie受苦,for the greater good。而Luke的行动则是否定了旧绝地的选择。Luke在自己极端弱势的情况下去挑战Vader,保护他的是他的纯良和勇气。虽然星战的剧本总显得很crude,给我带来类似感觉的是哈利波特第一本最后Harry去挑战伏地魔附体的老师。保护Harry的正是他的勇敢和纯洁。JKR写得更巧妙,而老卢写的总是太直接,然而这两个的意思是一样的。

大家觉得可以改变Luke(包括我虽然觉得不可以这样改变,但我表达出来却不够理直气壮,还要摆好多例子说他是怎样的),是因为大家轻视勇敢和善良——Luke的品质。

这样一想,一方面又更心寒了一些,另一方面又多理解了一些星战对我的意义。

基地边缘

看完快速记一下自己的感想。

前几本《基地》里我最喜欢的地方是,统计学心理学的科幻点。这到后来逐渐让位于心理控制技术(技能)了。对此我还有点失落的。

自从《第二基地》开始,我就对各种人物的动机感觉很难确定。谢顿计划的束缚力越来越小,是我喜欢的科幻点,也是让我混乱的地方。

不过这本最后三方发言的地方,虽然形式直白得很傻,还是让我看得很清楚,同时觉得都很persuasive。我当时放下书预测了一下(要么盖娅,要么有更聪明的办法),结果预测准确(没有更巧妙的办法,感觉略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