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

周二在小店吃饭,嘎嘣一下咬到了意料之外的硬物,整个嘴都疼。受力不巧的那颗牙很疼,它附近的牙肉也肿起来了。晚上勉强吃了点东西。第二天牙肉肿消掉一些,但还是不能吃东西。周四去看牙医。我以为是之前补蛀牙的东西掉了,再补回来就行了。没想到医生仔细一看说,这颗牙裂了,要拔掉以后装假牙。我顿时就懵了。开了消炎药回家。什么问题都问不出来。实际上我还需要检查一下别的牙齿有没有问题。特别是和裂牙对咬的那颗。

和家人商量了一下,也觉得这样拔掉一个大牙很不甘心。但我也感觉到,这次的疼和以前蛀牙的疼不一样。打算去个大医院再看看。

这样拆掉自己身体的不可再生的一部分,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再后悔那顿饭——要是没去那里吃呢?要是吃的时候小心一些呢?想着想着好伤心。刷豆瓣的时候看到别人标记的一本书我记得看过另一个版本,就在翻自己的读书记录想看有没有留评价。然后看着那些书都是“牙还好的时候看的书”。

缓解焦虑的一个习惯性动作是,在网上research。也大致对我的情况有了点认识。牙齿本身解剖有三层:enamel(牙釉质)、dentin(牙本质)、pulp(髓腔)。如果裂得少,可以补;如果裂到髓腔,好像可以做根管治疗然后套个牙套;裂到底的牙只能拔掉种植假牙。

搜索着就被带到了油管视频。看了一个牙医拔牙根的视频,非常血腥。对了那天公司还有饭局,席间不知为何大家聊起了拔智齿。一个人说起他要去拔两颗智齿。旁边的人说怎么能两颗一起拔呢?一个女生说她拔智齿的时候后来需要敲碎了再拔出来,陪同的父亲后来觉得太血腥就走了。

大家说的看牙医前的紧张真的不是假的。实际上我各方面很敏感,看什么医生都很害怕。学生时代有检查沙眼要翻眼皮,我退缩太多次目睹了医生从耐心到发怒。

比紧张更深的是一种悲伤。我写这篇日志也是希望能倒出一下自己的情感。我体力不好,总感觉可以练;视力不好,感觉可以保养(虽然现在的工作对视力还是伤害)。之前伤到过腰,我的腰就一直不好。曾经是每年都要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只能躺着。但是拔牙不一样,这个牙就再也没有了。

想起妈妈拔过两颗牙,都是近几年。所以她听说我要拔牙第一反应是,我提前衰老了。又想起得了肾病要出家的亲戚,以前一直觉得很难理解。但我也算是小小体验了一把自己肉身没有希望了的感觉。

等我装了假牙,就向cyborg迈出了第一步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今天早上去上海市口腔病防治所总院。导医台的护士听我说牙裂,叫我挂拔牙的号。我说我想先确认一下,于是她给了我两个纸条,让我挂两个号。我还是不甘心,没有挂拔牙的号。排队等候,然后看牙内科医生。医生很友好也很愿意听我说。看了我的牙之后,也是很确定应该直接拔掉。我说我很难接受。然后看到她在口罩后笑了。如果这时她能告诉我拔牙是很普遍的事情的话,我会好过一些。然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像我这样成年拔牙非智齿的,有多普遍。但是医生态度还是非常好,我多问了几句其实都是为了缓解我的情绪,她都很耐心地解答了。并且也帮我检查了别的牙齿。

出来后,掉了几滴眼泪,打电话给妈妈,然后决定去挂号拔牙了。原来别的护士说的都没错,如果早挂号可以少走一段路,也大概可以少一些等候时间。本来去医院对等候总是忍耐着,但是这次我希望一直等着不要轮到我。所以觉得不久就轮到了。在牙医椅子上躺下后,真的觉得好无力。拔牙的医生态度也很好。打麻药,然后他试探了几下。然后摇晃牙齿,忽然就拔下来了,非常快。过后让我看了拔下来的牙齿,但是医疗废物不能带走。

我整个过程并不疼。现在过去了三小时,不知道麻醉算不算完全过去了(还是有点肿),缺牙的地方有点疼,半边脸有点疼,嘴里都是血的味道,口水特别多。

接下来要研究一下植牙了。

这种时候人生观真的是需要跳出来一下拯救自己。一方面我是相信需要向前看的。对付世界的糟糕,人只有一个选择:尽力去多理解,多改变。望着之前M送我的一大堆书,我也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另一方面,个人是多么渺小,更何况你的一具皮囊。

我小时候第一次听说人会死,哭了很久。我知道妈妈似乎经常活在害怕死亡的情绪里。被这些可怕的感觉束缚住的话,会很糟糕。并不是说向前看有多正确,而是当我不活在悔恨和害怕中的时候,感觉会好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