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choice do we have

之前听人介绍订阅了BBC5的Kermode & Mayo’s Film Review。下了16年底采访Felicity Jones的一期来听。采访前放了一个预告片里的片段,Yavin 4上:

Senator: If the Empire have this kind of weapon, what chance do we have?

Jyn: What chance? The question is what choice. Run, hide, plead for mercy, scatter your forces. You give way to an enemy this evil with this much power and you condemn the galaxy to an eternity of submission. The time to fight is now!

听到这里尽管手里的事情没停,还是掉泪了。

然后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

今天開古典文學年會,先是楊明老師在會上講其本科時搞四清運動不讓讀書,後來吃飯時又聽夏咸淳先生說當年不讓讀書種種。心裡就很觸動了。今天的環境再糟糕,最多我非暴力不合作,不玩你們的遊戲,但閉門讀書總還是可以的。和七八十歲仍然孜孜不倦讀書治學的前輩比,有什麼理由讀不好書呢?

很震惊于这种觉得闭门读书可以抵御侵蚀的态度。知道一点历史的难道不知道暴政可以让你没书读吗?

看到守卫回复说,这大概算是消极抵抗的一种方式。我脑中顿时响起了Jyn的话语。在我看来,并没有消极抵抗这个选择。除了做点什么,我们别无选择。

星战那种简单的政治观:反对集权,竟然越来越有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