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之行记录

啰嗦地记录一下吧,趁还有记忆。一个月了(一个月只是我开始写这篇日志,现在已经2个月了),并不完全是拖延,最近不停刷星战所以没时间(还有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折腾)。另外,我总觉得拍照影响欣赏,所以照片不太多,质量也都很差。。。

12/15 – 抵达

晕机六小时后,当地时间晚上五点左右,从Heathrow进入了伦敦(我对自己说:我进入伦敦了哦,从小到大喜欢那么多英国的东西,我现在来了哦!不过我的意识没有反应,因为头很晕。)。等行李的时候换电话卡。晕机还没恢复,连看行李传送带都晕。机场到市区,我首选地铁。虽然机场快线更快,但贵很多。另外地铁给我熟悉的感觉,觉得安全。机场有Piccadilly线。进入地铁之前买Oyster卡遇到困难。我没有准备现金,而自助售卡机不认我的信用卡。绕着那边转了好多圈,试图问保安和旁边的工作人员,得到的都是简短得有点失礼的回答。最后我看见一个取现金的机器,取了40胖(看账单才知道,每取一次钱都会有3美元的手续费,所以应该一次取多一点的),花20胖买了地铁卡&充值,终于可以坐地铁了。

地铁非常狭窄和旧。刚过了人生最长的一天,一直在头晕恶心,外面天全黑了。需要换乘三个线路。在其中一个换乘的时候,因为特别挤,等了三趟车。记得一个换乘的地方等了三趟车。不过车的间隔是大概1分钟。那时我才意识到是晚高峰。

一个半小时之后,从Tooting Broadway站出来,第一眼看到了伦敦的地面。下面是第二天拍的这个车站的照片。第一天晚上是天全黑的,还下雨。这地方是居民区,晚上路上几乎没有人,Google地图给的走的路线的第一条还不太好找。后来我都是从别的路线来往地铁站和酒店的。

IMG_2904

 

晚上就在酒店休息。飞机上吐完所有吃下去的东西之后,也不想吃晚饭。虽然有点饿,但是一眼望去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有一家饭店,但吃不准我是否吃得起,Yelp上的评价也不高),而且有种感觉如果吃,有可能会继续吐。所以我一边有点想研究怎么玩怎么吃,一边因为Google、YouTube快得流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其实就是一直上网,饭也不要吃了)

宾馆到地铁的路上。(脑中一直在想Privet Drive大概就是差不多这样的,或者是这条路旁边居民区的小路那样。

IMG_2924

12/16 – Les Mis & TFA首映

在我原来的模糊安排中,第一天上午想去Richmond Park。因为那里是罗素小时候住的地方。(罗素小时候住的房子,是女王赐给他的前首相祖父的。如今是Richmond Park里的饭店。)不过那地方很偏僻,公交过去要一个多小时,我不知道第一天我能不能挑战郊区。而我又要带东西给同事,也不想拎着重担去市中心玩。上午就在纠结和上网中过去了。中午我跑到了同样很郊区的公司办公室。去公司在伦敦的办公室,需要坐DLR,相当于市内火车,主要在郊区(也有伸到比较市内的地方)。到了那里,见了一些一直听到名字没见过面的同事(现在也不记得他们长啥样子)。然后同事喂饱了大概24小时没吃东西的我。我又不是去出差的,还跑过去办公室,感觉是来讨饭的:)

途经Chiswick。记下来是因为Doctor Who中Donna有一次说她是”Temp from Chiswick”。
Chiswick

 

这是DLR换乘站,好多铁轨哦~

DLR

 

午饭后Argent陪我走到地铁站,我要去看市中心Queens Theatre常演的Les Miserables。赶过去的时候时间已经很紧了,我气喘吁吁跑到领票的地方,只核对了我的名字——Chen, Rachel Chen? No no… Chen from Shanghai? Yes. 这样就拿到票了,感觉很容易出错啊。。。

看现场的Les Miserables不知道梦想了多少遍了。这次买的时候纠结太久,然后没有好位子了。买了三楼最便宜的票(对我来说仍然比较贵,但多贵都值得),正好坐在大灯斜后方,需要一直靠前才能看到整个舞台。(开场前池子里的乐队稀稀拉拉在试音,有人吹了Imperial March的一小段:))最大的泪点还是开头主教的部分。尽管听过无数遍,看到那里还是眼泪哗哗哗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力量是宽容。虽然有时候做好事会需要付出代价,但是我们没有别的option。

这场的Jean Valjean演员Peter Lockyer看上去比角色需要的年轻,又特别高特别帅,都不符合我原来的期待,但唱功十分过硬,所以还是非常棒。另外非常印象深的是Jeremy Secomb演的Javert,唱得非常的有力。也许这两个角色是必须请最好的演员来演的吧。相形之下Marius的演员非常逊色,是本场最失望的地方。Fantine是亚裔(菲律宾)演员演的。不过不看介绍完全没看出来(我坐得远又视力不好),也唱得非常好。想想经典版里演Eponine的Lea Salonga,非白人演白人角色也可以很经典。那么最近黑人女演员演赫敏有什么不可以呢?唯一有权反对的是JKR,不过她都赞同了。Cosette和Fantine又是一个金发一个深色头发:P

图:主演Peter Lockyer的标准照

Lockyer-240x255

 

图:出剧院后拍的剧院照片:

IMG_2913

之前在网上看到非官方消息知道TFA伦敦首映在Leicester Square,就在剧院旁边。但我不清楚几点钟会开始。这些活动最终是到凌晨的首映。我五点多从剧院出来的时候,看见外面好多好多人,知道有活动了。我挤到Leicester SQ的附近的时候,正听见里面在说BB8在进场。目测我是挤不到更近的地方去了,我就站在下图的位置看大屏幕,看着主演们一个一个从距离我五十米的红毯上走过,虽然我不能直接看到他们。

IMG_2917

不过呢,bonus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位警察。别人问起我才注意到,他配备了光剑!当天没有让他使用光剑的场合:),虽然很多人,但没有人挤。所以特别想跑到前排去的我轻易就挤进去了,真有点不好意思。警察的主要作用是回答被挤得找不到路的人的询问。

IMG_2918

 

在广场上仰望大屏幕一两个小时之后,我决定回去了。虽然活动还没结束,但是我要为明天看电影保存体力。回宾馆之后为了防止自己松懈(想想上午浪费的时间),买好了之后去剑桥的火车票。

12/17 – TFA & 格林威治

看TFA是此行的主要借口。去看的过程中我却出了不少差错。首先我选择的电影院在格林威治(我在Odeon网站上筛选IMAX的电影院,看上去非常市中心的几家都满了),我没有想到那个地方离市中心那么远。市中心的地铁站都是非常旧的(我住的地方算是比较偏远的,地铁站还是建于1926年,见上文里的维基百科链接),而格林威治地铁站风格很现代化,这就说明这里是郊区了吧。

我比Citymapper和Google map要求的早近一个小时出门。地铁下来后我不想做公交选择走路,因为地图说走路18分钟,对我来说只是热身。坐公交的话我没有安全感总觉得要是一出错就会错很远,还是走路可靠。没想到在这个都是高速路和高架的郊区,有一个路口我看来看去没找到人可以走的地方,心想可以先朝另一边过马路,结果碰壁。后来我满头大汗走了很多很多路,好像还穿红灯了,终于在开场前五分钟赶到了电影院。结果取票机又只认芯片信用卡。我等大队人马过去了之后问检票的人,他让我去找小卖部的人。小卖部的人看了我的邮件后,想要打印我的票,打印机又坏了。最后她不紧不慢地抽出一张纸,说,你看的是Star Wars对吧?我说是的,她说,哪一场,我说,就是9:45那场,也就是现在!!!!没想到她一点也不急,而是慢慢地在纸条上手写了电影票,签好名,好心地罗哩叭嗦跟我说,你放心,把这个给检票的人,他们会让你进去的。。。进场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放电影前都要放二十分钟的预告片的,怪不得他们都不急。。。

我的TFA一刷电影票和赠送的IMAX海报:

IMG_2938

 

关于TFA就不说了,近N个月以来我好像就没闭嘴过。接下来我的任务是顺道去格林威治天文台。我还是选择走路去,这一次我没有赶时间的需要了,顺便走路可以想想TFA。走了很多上坡路之后,我走进了格林威治公园。公园的样子如下:

IMG_0085

在台球桌一样的草地间走了很多很多路之后(我特别喜欢走路所以一点也不介意)终于走到了天文台。天文台有一部分是免费参观的。但博物馆是收费参观。收费包括语音导览,而且似乎是有中文的。不过我选择了英文。

为什么本初子午线——零度经线——在格林威治?参观这个博物馆可以了解其中的历史。大致是,以前人们使用摆钟计时。这个办法在航海的时候无法使用。所以在海上观察星相很重要,很多研究在格林威治天文台进行。很多科学家设计出适合在船上摆放的测观星角度的仪器。另一方面,时间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在海上,要知道时间和位置,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英国皇家科学院之类的一个组织,悬赏重金求可以航海使用的钟表。有一个姓Hxxxx的人,设计了基于弹簧的计时器。他一共做了H1, H2, H3和H4四个版本,一个比一个精巧。

反正就是计时的技术在格林威治不断改善。格林威治还有一家人专门卖时间给需要精确时间的人。后来,火车的普及造成英国统一时间的需要。所以英国各地弃用当地时间,都改为使用格林威治时间。后来无线电的出现,BBC的整点报时,都普及了格林威治时间。国际上也渐渐采用。最后一个同意采用格林威治时间的是法国。

IMG_0088

 

在格林威治的时候,我发现我手机掉电超级快。我现在想想大概是因为手机充电没有带变压器。去格林威治这天带了充电宝却没有带电线。而且后来发现没有变压器我的充电宝都不充电了,所以都不舍得用我要留着去剑桥的时候用。没手机真是什么都不能做。

从格林威治出来,我用仅有的电找路去任何轨道。有了轨道我就可以倒来倒去回宾馆充电了。这次又坐了DLR,找路的过程中挑战了我对platform这个词的认识,之前遇到都是事不关己不求甚解的态度。还有一个困难是,车上几乎没有人,我根本没注意人家是怎么下车的,到我下车的站才发现门是要自己按按钮开会开。差点下不了车。

回宾馆之后,充了一点电,又冲到市中心和同事吃饭。吃了好吃的汉堡,但是吃到好晚。

12/18 – 剑桥

King’s Cross火车站是唯一一个自助机器认我的信用卡的地方。取到票之后时间还早(其实我可以上前一趟去剑桥的车的,我的车票来回都是open的),在火车站晃的时候体验到了三明治店的便利之处。之后我一个人吃的时候几乎都是在这种小店解决的。

下图是哈利波特去学校的火车站——国王十字火车站。车票上没有车次、车号等信息,开车前十分钟左右看版上有车在什么站台的信息。所以又一次考验我对platform这个词的认识。同时想起一年级的Harry问工作人员“九点开的车在哪”这种问法没有那么怪。(在中国肯定不能这么问)

IMG_2940

 

剑桥火车站非常小。剑桥本身就非常小。按照股沟地图出站后向北走,十五分钟就到了市中心。市中心其实是很多商场。现代化的商场的旁边可能就是一座古老的college。我听信了trip advisor上面的一个guide,第一站决定去the Round Church。在里面可以看一个剑桥历史的视频。结果我是第一个进来的顾客,来这边看的人也很少。这里的一个工作人员跟我聊了很久很久。

我忘记拍照了。下面是网上找来的图:

theroundchurch

这座教堂果然是圆形的。原本是教堂,但是后来嫌小又修了一座大教堂,我从火车站过来的路上看到。我看了教堂里的展览,非常考验我的历史知识。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工作人员立刻给我放了视频。剑桥最早是1209年,牛津的一些学者在当地搞不好邻里关系跑过来的。1284年成立了第一个学院Peterhouse。然后视频几乎讲的就是英国历史。15xx年是Reformation,然后是天主教的女王Mary迫害新教的Elizabeth。克伦威尔也是剑桥出身。我们所知道的大名鼎鼎的各种人都来自剑桥:Francis Bacon, 卡文迪许实验室、电磁学之父Maxwell、达尔文等等。除了科学家,还有很多文学家也是。视频的最后基本上是一种宣传基督教的感觉。原本就知道这样的一个institution和国家历史很有关系,很多学院都是国王、女王等修建命名的,但原本我没料到和基督教的历史那么密切相关。视频里说,只有Christianity的凝聚力才能成就这么多。

展览里的一块牌子(其实不能拍照的)。对于宗教我是彻底排斥的态度。但是看到这里写:虽然宗教也让人做过很多残酷的事情,但是让这一切进行改正的力量,在西方也来自于基督教。看到这一段我很感动。人类做残酷的事情大概是天性,没有基督教我们照样做残酷的事情,而且还没有力量去改正。

IMG_2954

接着,工作人员之一,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大叔,过来跟我搭话。我脱口而出说没想到剑桥的历史和宗教的关系那么大,也许只是因为这里是一座教堂的关系?然后跟他聊了很久。他说他三十年前去过上海,住在外滩。他曾经是无神论者,后来convert的。我说我最喜欢的作者是罗素。他立刻说,就是那个写了“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的人?他说无神论的否定太简单了。然后拉我去后面的书架上面推荐书,还挖了好几本小书要送给我。我拿了一本Gospel of Luke(因为其它的书都是奇怪的中文书,而这本看起来是一本普通的书。从英国回来的那天,在去机场的地铁上,我看到有人拿着和这本一样的小册子(在祷告?))。

从圆教堂出来之后,我向剑桥的中心走去。国王学院门口贴着今天不开放的牌子。

走在Trinity Street上,越走越激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知道股沟地图,我就把地图拉到剑桥,看了一眼三一学院的位置。当时还没有街景,但是有卫星图。我记得就看了一眼卫星图,什么也看不出:)而如今,I’m physically here!

IMG_2956

 

三一学院其实当天是开放的。此时正是中午,我准备逛一圈再说。走到河边就被开船的帅哥抓住。其实我也是想坐船的,但是我喜欢在一个地方用自己的脚走过了以后,再把自己交给什么活动。我的犹豫被看成了砍价,最后以12胖成交。其实可以还价到10胖的,但是我不好意思还价。约好一点钟在此集合。而我如愿先自己闲逛。那天天气也不错,虽然地上是不久前下雨的湿润,但是是晴天。

下图就是出了牛顿、达尔文、Charles Babbage(和Ada Lovelace一起,是设想计算机的先驱)、Francis Bacon、拜伦、丁尼生、维特根斯坦、麦克斯韦、波尔、卢瑟福(学过高中物理的都知道前面这三人)等等无数人的三一学院。还有定义了我的罗素。想到这些我几乎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害羞,所以没有敢立刻上前研究怎么进去参观。

IMG_2957

我绕着国王学院和三一学院的这个block走了一圈,差不多时候回到了上船的地点。一个卷发的小哥带我们坐很窄的一条船。我和一个三人小组的姑娘们中落单的那个挤在船头。姑娘们说的不是英语。

早就听说剑河上划船的帅哥都很幽默。大概我期待太高,我没觉得特别有趣。基本上就是一些普通的笑话。但是能从河上看这些学院,天气又那么好,还是很好的经历。就是在船上坐了四十分钟到后来有点冷。

这是街上的模型地图,告诉你哪个是哪个。拍下来是因为觉得像冰与火之歌电视剧的片头。

IMG_2976

剑河上的大白鹅:

IMG_2984

这就是剑桥标准照:国王学院教堂。也是去剑桥最值得参观的地方。可惜我去的那天国王学院不开门。和三一学院一样,国王学院也是最大的学院。我记得图灵就是国王学院的。

IMG_2992

 

下船后,我去了菲兹威廉博物馆。其实这个博物馆好像不是剑桥主题,而是展示了很多文物和画。看得我其实挺晕的。

从博物馆出来后,我有点晕,而且天色已经不早(英国冬天天黑得真早啊)。再去学院参观感觉会看不清。而且一部分的我还觉得跑去人家学校里参观真的有点变态(我知道这些学院的重大意义就是它们值得参观的历史意义)。所以我,不可置信地放弃了参观三一学院内部。有点遗憾,但并不是很后悔。

又走回火车站,搭火车回伦敦。这种没有定时的火车票真的很方便。回去的路上明显人比来的时候多。不能一个人占一排位子了。旁边的帅哥坐下后就拿出电脑,一直在回邮件。从King’s Cross下车后,我找了一下找到了传说中的9又3/4站台商店。我在里面转了很久很久。虽然很喜欢各种纪念品,但是我买纪念品的原则是不能光是摆设,要有实用性(写下这句后,我感觉柜子里的funko在抖动)。而HP的围巾帽子笔记本都好贵好贵。我犹豫下没有买东西,而是坐车回宾馆了。

12/19 – 西敏寺&大英博物馆

来了英国也好几天了,居然一直没玩市中心。这一天的上午将近中午的时候,YG的火车会到达,那么上午我先去逛逛市中心吧。所以我早起,来到了议会大厦地区,终于看见了大本钟。

IMG_3021

这里有好几个景点。我没有看见议会大厦的参观入口在哪里。而是走到了Westminster Abbey门口,看见一个牌子写着八点开放,还有几分钟就到了,而且开放比较早,我可以看完再去见朋友。结果人家其实是八点半开放,八点只是开始排队。所以我就排在了第一个。。。票价非常贵,要20胖。但是值!进去后可以拿一个音频导览,以自己需要的速度参观。这一点非常好。因为昨天在剑桥圆教堂看视频选了中文有点后悔,这次我坚持要了英文的。打开一听,解说是Jeremy Irons,顿时觉得赚到了。他念完欢迎之后,说了一句:God bless you。他是教徒吗?

这里的看点是,这里是历代国王女王加冕和埋葬的地方。另外还埋葬了很多名人,也有一些是迁过来的墓,也有一些只是一块纪念碑。从门口进去,地上就是很多墓碑,一不小心就踩在了达尔文的墓碑上。解说里说门口的通道上还有牛顿的墓碑。我来回走了两遍没看到牛顿的墓碑。在有达尔文的墓碑的这条通道尽头,是Beatrice & Sydney Webb夫妻的墓碑。这是英国之行最大的惊讶。他们俩,是Fabian重要成员。罗素年轻的时候接触社会主义,和Fabian很熟悉。甚至他们会住在一起一段时间。我非常喜欢Beatrice对罗素的记录,她敏锐有洞见,又很诚实简洁。来英国我很想看看和罗素有关的东西,我查过,罗素死后是按照他的意愿火化了,骨灰撒在了威尔士乡间。火化大概就意味着没有墓。我也没有看到有什么故居之类的纪念馆可以参观。

教堂大厅的一边,是世界大战战士的集体墓碑。还有丘吉尔的墓。中间是摆满座椅的教堂。穿过这个大厅,是两边阶梯状成排的座位,是古代教士们念经的地方。再过去一个大厅,就是国王女王加冕的地方了。加冕的椅子是一个非常plain的木椅子。解说里说是从苏格兰搬来的,后来再也没有换过。然后跟着解说听了很多历史上的皇室贵族的事情,看了各种各样古老的墓,不过都没印象了。

再过去还有文艺名人的墓和纪念碑。现在还记得的有莎士比亚、亨德尔、简奥斯汀、Laurance Olivier等等。

我觉得西敏寺的内部是不能摄影的,反正我没拍照。在后院里忍不住拍了一张:

IMG_3029

 

从西敏寺出来后,坐了传说中的24路市中心观光公交线路,到了Leicester Square附近。大英博物馆也在附近,走走也就十分钟的路,对我来说真心不算什么。所以我决定先去拿好晚上二刷TFA的电影票,以免到时候信用卡不认又要很赶。结果!我买错电影票了!Leicester是伦敦郊区,而这里是Leicester Square。(大概和梅陇&梅龙镇类似道理吧)那里的女孩说,it happens all the time,建议我打电话去退票。我的首要任务是再买一张电影票,不能YG来了却没电影看。几番询问和犹豫后,在旁边的Empire电影院买了第二天早上的票。和在上海网购电影票不一样,这边似乎没有覆盖所有电影院的网站。我在网上看到Odeon是很大的网上购票网站,就以为它覆盖了所有的电影院,实际上它只覆盖它旗下的电影院。

买完电影票,我打电话去Odeon退票。打进去等待的时候听到的:there is an awakening in the Force, many Jedi are getting their tickets, please wait之类的录音:)退票很顺利。但由于汇率波动,我收到的退款比我付出去的钱少了一美元。(对于电影院来说他们没有多收我钱,所以谁赚了这一美元呢?)

然后我羞愧无比地去大英博物馆,见到了YG。她和我记忆中的有点不一样,不过当年的记忆也不清楚了。我历史知识很有限,参观博物馆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一边参观一边讨论星战也是一种快乐的体验。(我们都刚看了第一遍,有无数想要讨论的话题)很明显我们是来不及仔细参观的。所以我们根据地图上的“不可错过的展品”在参观。到最后勉强把所有的不可错过的展品都看完了,虽然很多看不出所以然来。

在大英博物馆看到的巨大的古希腊的,厄,好像是墓碑。感慨当年怎么运送这么巨大的物件的。

IMG_3036

博物馆关门把我们赶出来了。我们一路走一路说星战,来到了一个饭店坐下来继续聊星战。TFA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我身边还有这么大一个星战迷:)我之前基本上没有什么能聊星战的朋友呢。甚至星战论坛上交到的朋友,都更能聊LOTR和DW。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12/20 TFA#2, National Gallery

第二天一早跑去Empire看了TFA。看完后边上的店还在卖早饭,所以吃到了传说中的英式早餐。据说这家是又贵又量少,不过人家在市中心啊。

IMG_3049

 

吃完早饭我们打算去看National Gallery,一路上还是聊星战、星战、星战。。。国家美术馆位于Trafalgar广场。下面是广场上的Yoda大师:

IMG_3052

美术馆里也是很多很多可以看的东西,历史知识不好的人就是过来到此一游的。

IMG_3053

美术馆应该也是不能照相的,但是人很多也管不过来。下面是梵高的角落,显然是个人气非常高的角落。我以为会看到Vincent and the Doctor里面的场景,但没有。

IMG_3054

 

从美术馆出来,离YG的火车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们走了很多很多路,从美术馆走到了议会大厦,再坐了几站地铁到了伦敦塔和塔桥。拍了一些游客必须拍的照片,比如这张议会大厦+大本钟(背光啊不好看)。

IMG_3067

 

为了准备这次旅行摸索了股沟地图。作为股沟脑残粉我也要抱怨,我觉得股沟地图在自定义路线、标记等等方面做得体验太差了。感觉”My Maps”是个和地图产品有点隔离的产品。(我弄了好久才明白,要到my maps上面去才能编辑和标记自己想要标记的地点。而且my maps里都不能在标记点之间查路线。)

map

 

天黑得早,都没有心思玩。但我们聊得很开心,就一直走走走走走。顺道去了Red Lion Square,我读到里面有罗素的bust。结果那就是个街心花园啊!而且晚上关门的进不去。绕着小花园走了一圈,啥也看不见。我这样傻的游客是不是很少见的,还拖累YG跟我暴走,人家又不是罗素的粉。

最终到了King’s Cross & St. Pancrass。后者是个现代化的车站,貌似有国际火车(岛国也可以有国际火车?应该是Calais到Dover之间有隧道。中学的时候读毕尔布赖森Notes from a small island里,他年轻时就是从Calais到Dover第一次到英国的(他应该是坐船,不记得了。。。

St. Pancrass车站里有好几架钢琴。其中一架上坐着一个男生一直在弹。弹得那么expressive。希望有朝一日我也有能力这样表达自己。

送走了YG,UK行的尾声忽然感觉很近很近,还有好多好多想看的地方啊!不禁觉得很伤心。这个情况下,我冲进9又3/4,买了一件Hogwarts的连帽衫。

12/21 Highgate Cemetery, V&A, shopping

这是在英国玩的最后一天。人总是高估“一天”可以做的事情。我早早地就出发了,今天又要去一个比较郊区的地方——Highgate Cemetery,在伦敦的西北部(而我住在南部比较偏远的地方)。赶在早高峰进入地铁(发生了交通卡没钱,充钱的机器不认纸币(&本来就不认我的信用卡)的状况,原来隔壁的杂货店里就可以充)从Archway地铁站出来还没吃早饭,就在地铁站旁的小店里买了咖啡和可颂。然后,在明媚的早晨阳光下,按照地图的指引走去。

走到墓园的时候,那边还没开门。我就去了旁边的Waterlow Park。在格林威治公园的时候,就发现很多人会为了纪念去世的亲人,向公园捐赠一个长椅,在长椅上写一句纪念的话。由于今天在纪念死人的mood中,我一边走一边读椅子上的话。最终,我在一张长凳上坐下来,长凳上写着:To xxx (忘记名字了) and to the London with many free public places she always loved. 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坐在冷风里,心里想着就要回去继续原来的生活,继续难以掌握自己命运的生活。不禁觉得非常的伤感。眼前的清净和台球桌面一样的草地让我非常留恋。

IMG_3100

 

差不多到点了,我走到墓园,买票(4胖)进去。Douglas Adams的墓在门口进去不远的地方,我一瞬间就走过头了。在地图标示的附近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了这座埋在很多墓碑中间的不起眼的墓:

IMG_3103

 

IMG_3107

 

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墓碑前的小罐子里插了很多笔。所以我也拿出一支笔插在里面。我原以为是让他不缺笔写作(典型中国人思维?XD),后来朋友说,是因为H2G2里提到,一定有个星球是ball point life form的家乡。我插的是水笔,但应该也有ball point。

这里的另一个我知道的名人就是马克思。(很多都是普通人的墓,甚至有不少中国人的墓,上面刻着中文。导览图上还写了很多别的名人,但我都不认识。)

马克思的墓非常好认,走到那条路口就能远远看见。上面写着:“全世界工人联合起来”。和:“哲学家们只用各种理论解释这个世界,但更重要的是要改变世界”。你的确改变这个世界了,虽然不是你期待的方式,而是成了别的情绪和利益需要的借口和高级幌子。

IMG_3106

 

从墓园回来,我决定去A推荐的V&A博物馆。我感觉这个博物馆是比较偏艺术的,收集了世界各地的艺术和反应艺术的文物。甚至有不少现代艺术品。一些日本的现代艺术很美。有个展区在展示Julia Magaret Cameron的摄影。她的一个代表作就是我们常见的达尔文的标准照。她甚至是Virginia Woolf的亲戚(她侄女是Woolf的母亲)。比较仔细地看了这个展览。出来后觉得头晕。这几天其实都没睡好,时差的关系。我就去了就餐区(人山人海)买了茶和甜点。喝了滚烫的热茶,还不够恢复。我决定放弃看博物馆。本来很想去的隔壁的自然博物馆也就这样放弃了。(我一定要再来的!)

外面下起了雨。看地图发现我可以去买给同事带的东西。之前在英国的同事推荐了Harrold’s,说是即使不买东西,进去看看也很值得,是很老的建筑。我走到了Harrold’s,也是人山人海。说实话在伦敦几天几乎没有遇到过那么多人的情况。我想这里应该有Jo Malone的,但是一进店就热&人多&珠宝闪闪发光搞得我头痛恶心,所以我走了几步立刻从另一个门出来了。结果碰巧看到了卖水晶的那个牌子的店,进店买了同事看好的款式。询问了一下退税的事情,拿了单子走人。其实税只有30人民币,店员一定觉得这个人很烦。

出来后冒着蒙蒙细雨穿过Hyde Park。市中心有那么大片大草地真是美好。公园里有很多松鼠和大鸟。公园中心是个游乐场。穿过Hyde Park,竟然到了Bond Street,所以这里还是购物区,所以还是人山人海啊啊啊!好在这里有个HMV,我进去买了60胖的星战纪念品。然后在对面的迪斯尼商店看了一圈星战纪念品。又在斜对面的Thornton’s买了另一个同事指定的巧克力。

本来想去什么书店逛逛,结果越走越晕&找不到厕所。所以我带着不甘心&遗憾早早回宾馆了。

在宾馆边上的饭店里吃了沙拉和汽水。第二天也吃了两顿沙拉。三顿沙拉下去,回来的路上完全不头晕。在机场的书店横竖买了两本畅销书&一本杂志。

我好喜欢一个人旅行。下次会带爸妈出去看看的。但是第一次去英国,我需要一次这么personal路线。感谢TFA给我这么一个借口,也给我机会更深地认识一个如此聪明率性的朋友。

 

 

《UK之行记录》有9个想法

  1. 很多人一听说你要去英国玩,就默认是去买东西的。如果真是如此,一同买点倒也无所谓。可是我对那些东西一点研究也没有,还要查都是什么东西,在哪里买,还要查代购、官网价格,以保证不买得太贵。。。其实带带巧克力什么的普通的东西,不用担心买得太贵或者不值得买,那也无所谓。

    结果我在那边的时候最后时间来不及了,还必须完成这件事。。。那天我就在豆瓣抱怨过了。。。(因为自己无能错过东西也没办法,因为别人的要求而错过东西,就一下子觉得很火_(:3JL)_

  2. platform你多次提到理解,是不是说不仅仅是平台,有好多东西在上面进进出出,交互。。。

  3. 剑桥那段关于基督教的部分,我也和你差不多想法。虽然是无神论,但是觉得宗教信仰这种东西对人性,对道德有很好的约束和自制力。同样“宽容”也更多的来自于基督教的教义吧

  4. 你说的高中物理的那三个,果然我高中时候物理最差,就记得一个,并且是在什么领域的都记不得了

  5. 哦,发现我没写清楚。我只是想说原来的理解错了。我原来以为,比如说一辆地铁,车头到车尾是不同的platform…orz 哈利波特往平台间的柱子推车的时候,我脑中一直想的是上海地铁站里用来支撑的大柱子orz。。。其实平台是很多火车之间的一个一个高出来的站人的地方,一辆车只有一个平台。伦敦的地铁站非常复杂,而且一个站会有很多平台,一般不是对面就是反方向的车。不像上海一般一个小的车站就一个地方,可以上下两个方向的车。

  6. 哈哈,这两天在听the story of the Bible。我想通了。即使是激发人们变好,难道不该归因于人本身更好吗?Bible也是人写的,不要把人的创作看得太高,也不要把人的成就看得太低,做了残忍的事情也不要怪宗教。都是人做的事情。

  7. 天,现在还有人有心思写游记啊……我自己的英国游记都懒得写了,应该说现在什么游记我都懒得写了……
    google map在手机上的体验比在PC上好太多了,要查我的地点和标记地点非常方便。PC上的我几乎用不来,放弃了。出去玩还是先在手机的google map里做功课要方便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