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简单乐理

昨天翻了一本乐理的dummie系列书。

乐理的书一开始是音高、节奏等。然后是和弦的解释。之后是和弦的变化,form啊,genre啊什么的。我仔细看了的是和弦部分。另外对于规范的中英文term,我就先不细考了orz。
下面是笔记:
(符号说明:用字母表示音名。Do:C, Do sharp:C#, Do flat:Cb)

先是两个音的quantity,中文可能是叫几度音。
unison(0度,两个一样的音)
second
third
fourth
fifth
sixth
seventh
octave(8度)

度之间的分隔,是五线谱上面相隔的位置。C和D是second,C和D#也是second。我觉得这种说法很confusing。我自己都是用几个半音来区别的。后面介绍和弦的时候也用了半音,我感觉几度的说法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不太科学。现在么熟悉几度的说法可以用来叫出那些个音的关系的名字,同时搞一下脑子。

=======一些音高关系的名称(很多有重复来着)

用来称呼1,4,5,8度音的叫法:perfect(P), diminished(dim), augmented(aug)
dim比perfect少半个音,aug比perfect多半个音。

unison
不存在diminished unison
相隔0个半音:perfect unison
相隔1个半音:augmented unison

fourth
相隔4个半音:diminished fourth
相隔5个半音:perfect fourth
相隔6个半音:augmented fourth
除了FB以外,所有的natural的4度音(CF,DG,EA,GC,AD,BE,也就是钢琴上相隔两个白键(不包括它们自己)的音)都是perfect fourth。
FB相隔6个半音,FBb或F#B才是perfect fourth

fifth
相隔6个半音:dimished fifth
相隔7个半音:perfect fifth
相隔8个半音:augmented fifth
除了BF以外,所有的natural的5度音(CG,DA,EB,FC,GD,AE,也就是钢琴上相隔三个白键(不包括它们自己)的音)都是perfect fifth。
BF相隔6个半音,BF#或BbF才是perfect fifth

octave
相隔11个半音:diminished octave
相隔12个半音:perfect octave
相隔13个半音:augmented octave

用来称呼2,3,6,7度音:major(M或maj), minor(m或min), diminished(dim), augmented(aug)

second
相隔0个半音:diminished second
相隔1个半音:minor second
相隔2个半音:major second
相隔3个半音:augmented second
除了EF和BA之外,所有的natural second(也就是钢琴上相邻的两个白键<<我总是觉得光拿白键来说话不太好,是历史遗留问题?)都是major second。比major少半度音就是minor,再少半度叫diminished second,其实就是perfect unison。比major多半度叫augmented second。

third
相隔2个半音:diminished third
相隔3个半音:minor third
相隔4个半音:major third
相隔5个半音:augmented third

sixth
相隔7个半音:diminished sixth
相隔8个半音:minor sixth
相隔9个半音:major sixth
相隔10个半音:augmented sixth

seventh
相隔9个半音:diminished seventh
相隔10个半音:minor seventh
相隔11个半音:major seventh
相隔12个半音:augmented seventh

小结(自己弄的,希望不要有错呀~也不知这样混起来说是不是通常的习惯):
相隔:P系列说法/Mm系列说法
相隔0个半音:perfect unison / diminished second
相隔1个半音:augmented unison / major second
相隔2个半音:/major second, diminished third
相隔3个半音:/augmented second, minor third
相隔4个半音:diminished fourth / major third
相隔5个半音:perfect fourth / augmented third
相隔6个半音:augmented fourth, diminished fifth /
相隔7个半音:perfect fifth / diminished sixth
相隔8个半音:augmented fifth / minor sixth
相隔9个半音:/ major sixth, diminished seventh
相隔10个半音:/ augmented sixth, minor seventh
相隔11个半音:diminished octave / major seventh
相隔12个半音:perfect octave / augmented seventh
相隔13个半音:augmented octave /

C大调音阶的各个音和C的关系是(我就用相隔多少半音表示吧?):
0,2,4,5,7,9,11,12
C小调(和声)音阶的各个音和C的关系是:
0,2,3,5,7,8,11,12
C小调(旋律)音阶的各个音和C的关系是:
0,2,3,5,7,9,11,12,10,8,7,5,3,2,0

=======和弦chords(都用root为C作例子~)
三个音的和弦叫traid

major traid
符号:Cmaj
音:CEG
相隔半音:4,3(7)
就是大调的第1,3,5个音啦~

minor traid
符号:Cmin
音:CEbG
相隔半音:3,4(7)
就是小调的第1,3,5个音

augmented traid
符号:Caug
音:CEG#
相隔半音:4,4(8)
major和弦第三个音升半个音

diminished traid
符号:Cdim
音:CEbGb
相隔半音:3,3(6)
minor和弦第三个音降半个音

traid的基础上再加一个音叫Seventh Chord。下面是各种7和弦:
major seventh
符号:Cmaj7
音:CEGB
相隔半音:4,3,4(11)
就是Cmaj后面加一个major third(4),和C之间的关系是major seventh(11)

minor seventh
符号:Cmi7或Cmin7
音:CEbGBb
相隔半音:3,4,3(10)
就是Cmin后面加一个minor third(3),和C之间的关系是minor seventh(10)

dorminant seventh
符号:C7
音:CEGBb
相隔半音:4,3,3(10)
就是Cmaj后面加一个minor third(3),和C之间的关系是minor seventh(10)
这个就是国内教材中看到的属七和弦啦。

minor 7 flat 5 chords (或者叫做half-diminished)
符号:Cm7(b5)
音:CEbGbBb
相隔半音:3,3,4(10)
就是Cdim后面加一个major third(4),(所以也叫半diminished),和C之间的关系是minor seventh(10)

diminished seventh
符号:Cdim7
音:CEbGbBbb
相隔半音:3,3,3(9)
就是Cdim后面加一个minor third(3),和C之间的关系是diminished seventh(9)
这个就是国内教材中看到的叫做减七和弦。为啥其它几个似乎没看到过(不过我也没怎么找过)。减七和弦听起来很阴郁,因为全都是minor third。但是弹起来很有趣,每个音之间都相隔3个半音。

minor-major seventh
符号:CminMA7
音:CEbGB
相隔半音:3,4,4(11)
就是Cmin后面加一个major third(4),和C之间的关系是major seventh(11)

为什么要知道乐理呢?
音乐嘛,光研究音高关系(而忽略音色啊节奏什么的)就有好多的可能性。很有必要整理一下。不过面对有这么多可能性的事物,哪个组织的办法比较简约,比较能概括本质和提纲挈领,这是一个数学问题哈哈。没有能力整理的话,先知道个传统的说法也无妨。不过我觉得刚才整理的那堆,冗余信息太多了,不是个很好的组织方式呀。

First Contact – Failure

不敢说看明白了《索拉里斯星》这本书。不过呢,看书的时候倒是有很多别的想法,暂且在这里写几个我还记得的。这本书给我的感觉就是容易让我走神乱想。这个小说涉及的想法,比如什么是sentient的being什么的,很难让我的思维就停留在小说里。

在地球上,人的聪明程度远远超过了其它物种(除了海豚和老鼠),是不是造成了人类很难和其它物种沟通?人类内部就已经很难以沟通了呢。科幻作品中,first contact的题材很常见,但是表现失败的first contact倒似乎不多见。(这倒让我想起《与拉玛的相会》,也是科学家在试图理解外星产物,最后没有得出结论的)其实仔细想想,地球上的生物我们都无法了解呢,和alien接触的话失败的可能性应该远远大于成功吧。再说,所谓的理解又是什么?无非就是把自己的感受impose在别人身上。理解是相对的,不理解才是绝对的。

呵呵,这种想法是不是太悲观了啊。其实,我很喜欢这部小说的一点,是小说的最后,主人公凯尔文经历了很多感情上和精神上的波折,也思考了很多科学问题,虽然有得有失,也似乎没有达到什么确定的知识或发现,但是他体验了更多,明白得更多,达到了一种比较豁达的境界,和坦然的心情。从人类自己的角度来看,这岂不是渺小的我们所最多能追求的了吗?(<-这句话很不通顺啊,可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怎么样把它写通啊orz)

这本书是很硬科幻的风格,充满了大量的科学细节。作者呢,我觉得肯定是写过论文啥的,很热衷于介绍“索拉里斯学”(<-就是指,发现了这个奇特的星球之后,研究这个星球成为了一门学科)的历史。他介绍的索拉里斯学家各个性格不一样,就像我们会介绍真的历史上的科学家一样。不过呢,人类很“硬”地发现了这个星球之后,小说很快就软下来了,因为没法硬。人类完全不能理解索拉里斯。人类的理论就像是古希腊学者的自然科学一样莽撞。

嗯人类之间的确很难沟通,语言就是个问题。作者授权中译本从德文版翻译。我在网上看到英译本是从法文版翻译的。对于沟通这种事情,这位作者肯定有很多见解。

It’s the Pile of Good Things That Matters

作为地球人我见过梵高的作品的样子。但是我不懂欣赏。看了Vincent and the Doctor之后,忽然梵高的作品中我心中活了起来。他笔下金色的麦田,夕阳下蓝色和黄色相间的田野,他画的室内的灯光一圈圈的光线。他的作品和一般的那些色彩厚重、技法规整的油画是多么不同啊!是怎样一个生机勃勃的生命创造出了它们?我那么多感触都是由Doctor Who的一个剧本引发,这个剧本并不是一个可靠的信息源。但是要不是同样的感动激发了Richard Curtis,这个剧本怎么会强烈地散发着这种感动呢?

有一种模式化的人物形象叫做痛苦挣扎的艺术家。通常提起这样的模式,人们总是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如今在我看来,人活在世界上,需要靠一些illusion才能保持“正常”。俗人相信金钱名利,或者追求享乐。也有矫情的人沉浸在矫情中。凡人都多多少少按照不同比例地沾有这些。他们也享受着小小的幸福和快乐,感受着无奈和痛苦。但是,真正敏感、正直的心灵不能容忍这些。只有这样的心灵才能体会到最美好的美。因此幸福和痛苦是相连的。正如Curtis的剧本里写的:每个生命都是a pile of good things and a pile of bad things,积极的方面不会减轻痛苦,然而反过来,真正的美好也不会因为痛苦和黑暗而degrade。

人多多少少都具有那种敏感和正直的艺术家气质。世界上也有很多艺术家。但有时候艺术家会沉迷于表现痛苦,这其实也是一条弯路。

我理解中让我感动不已的梵高,是最诚实地在美好和痛苦之间挣扎的一个人物。生机勃勃的光彩,和绝望的黑暗,一直存在于他的画作和经历中。

我去读了Irving Stone写的梵高传,主要因为1)我希望了解一下梵高的生平;2)这本书的原名Lust For Life让我觉得很贴切。我对这本小说有两点严重的不满。

一个是我看不出小说形式的价值何在。小说本是一种艺术手段,但是这本书为了靠近史实也就无法发挥。但要通过这本小说去了解真实的梵高,又让人不放心。这位作者看起来是一位谦虚、传统的人,他的经历看起来挺顺当,他的妻子是一位编辑,他们一直合作,关系和睦。作者不可避免地把自己对挣扎,对各种事物的理解写入了小说,我觉得对梵高是一种降级。

另一个不满的地方是,我前文所述的那种挣扎和美好,作者并没有写出来。的确作者写了很多痛苦,也写了梵高受激发天天发奋作画,但是我看起来总觉得是隔靴搔痒。比如说,梵高在比利时见识了艰苦的矿工。一开始梵高希望用基督教给他们带去慰籍,他也把自己的钱和物品分享给矿工,自己几乎和矿工同样艰苦。但是宗教的力量显然敌不过经济利益。最好梵高的教职也被解除了。这其实是一个disillusion的过程,对于年轻的梵高来说一定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一开始他看到艰苦的矿工很不忍心,投入大量心血要帮助他们。可是后来他还是住在那些人中间,就能忍受自己的不作为了吗?我觉得作者这里的处理太简陋了,特别是在他很煽情地写了梵高如何帮助矿工之后……再一个例子是梵高生命的最后十年,他的精神病状况。梵高作画的巅峰期是他开始患精神病的时期。这里如果能仅仅摆出一些真实的事件,再加上各种医学解释就好了。这是梵高最神秘的地方,看着作者impose上去的对话、心理描写等等,我觉得有点不妥。

但是这位作者显然是受了梵高的激发。他为了写这本书作了很多功课,拜访了健在的认识梵高本人的人,重访了梵高去过的地方,阅读了他的信件。作者的出发点很好,努力也很诚恳。

当然,我也只是把自己的理解impose上去。我相信这位了不起的人物真实的挣扎和最深的美好体验,是我无法想象的,也肯定比我的复杂许多。但是,这本书似乎连我的体验都达不到。

到底为什么爱漫画!

自己号称是geek,却不热衷漫画和漫画电影,所以看到很high的漫画geek,总是无法感受他们:)不过Kick-Ass很对我胃口啦!这位导演Matthew Vaughn我追定你了!近年来漫画电影尽追求大场面,对不起,我看见的满眼都是,delusion of grandeur!我宁愿看到Kick-Ass这样快节奏,有很多让人惊诧不已的场面的电影。一般看超级英雄打架是件无聊的事情,他要么轻而易举打赢,要么就身负重伤离去但还会卷土重来。Kick-Ass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另外,主角Kick-Ass也是迎合了当今世界对囧的流行。

透过这电影,我似乎还能看见演员和剧组人员对漫画的热爱。说实话,粉丝的爱似乎已经成为我判断一件事物的重要标准(当然最终我自己爱不爱还得看这件事物本身)。别的漫画电影,我只能看见演员和剧组人员在努力满足大家的期待。Kick-Ass的漫画原著,就是在和导演的紧密合作的情况下创作的。连Nicolas Cage这个我一向很讨厌的演员在这里也不讨厌了。据说他是超级英雄迷,曾经考虑要演超人。这次终于让他过了一把超级英雄瘾。

Hit Girl实在太赞了!!!看到的所有赞词都不过分。

不满的地方是,由于听Mika的歌曲先,我对这个片的期待是会玩纯良。实际上纯良玩得没有我期待的多。

Kick-Ass本人,是这里面最不酷的超级英雄。不过我阿姨心大发作,居然萌上了这个小子。点了IMDb看,发现此人居然是个90后。再一点,发现人家已经订婚了,居然还是和一位60后(他们的孩子今年7月刚出生……)……她是他上一部片子的导演……真神奇!

扮演Kick-Ass的Aaron Johnson和扮演反派的七王子叔叔Mark Strong(BTW,Stardust和福尔摩斯里,Mark Strong都扮演了类似的坏人,觉得他被type cast了)都是英国人,但是他们美国口音都说得很美国。我用的这个字幕质量很差,好多台词我都没完全搞清楚……

还有……Mika的这首歌居然在这么后面……估计要是在国内上映的话在电影院肯定看不到这首歌就被掐了。

古典/流行The Resistance(外一则)

(本文准备随便写写对Muse的这个专辑的感想,我这个对古典和流行都一知半解的人要开始大放厥词了……!)

当时我还没有迷上Muse,仔细听了The Resistance这张专辑后最大的想法是,这张专辑似乎印证了我一直的一个隐隐约约的想法,那就是流行音乐和浪漫派古典音乐是想通的。这张专辑上Unnatural Seclection开头是管风琴音色,很古典的乐器;I Belong to You和United States of Eurasia这两首都很好地衔接了正统的古典音乐;最后的三首歌则直接用Symphony做歌名,主唱的歌声也混合在交响乐乐器配乐中,和我们听的电影配乐差不多了。

其实说到古典音乐,我的感觉是,喜欢不同方面的古典音乐的人之间的隔阂是很大的。迄今为止引起我兴趣的古典音乐就是巴赫。另外我也弹过极少量的浪漫时期音乐,给我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后来迷上了Muse,就去练了United States of Eurasia中用到的肖邦降E大调夜曲,我的感受更加清晰了。

先说一下迷上Muse。我想迷上Muse是从得知他们这张专辑的创作意图开始的。经过T的点拨(之前我还没有有兴趣到去研究他们的创作意图),我才恍然大悟这个专辑和1984的关系,才去开始了解主创Matt Bellamy的意图。从对极权的愤青式观点,到运动式的反抗精神,到政治方面阴谋论猜想,到科幻,到无神论等等。我似乎还从他们的音乐中感受到了积极的方面,还有一种运动式的进取精神。一点一点,他的意图居然能和我心中的很多不同的方面对应起来……也许,的确同样关注这些的,可以是一个人群吧……

所以说流行音乐作为一种和听众交流的媒介,不仅用到音乐语言,更用到的是真正的语言,用歌词、表演、访谈等方式来传播想法。而我们普通人听音乐的时候,(至少我的情况是这样的,)一般先得到的印象是对音乐本身,在听音乐的时候听到几耳朵歌词。如果被勾住了,才会去了解背后的创作意图。

下面贴一下我录的肖邦夜曲。这首曲子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练好。不过我怀疑我没有时间去仔细练它了。这个录音整体还可以听听,大多数装饰音都被我简化了,有两处特殊的节奏也被我简化了,当然还有好几个弹错的地方。弹肖邦的感想就是,非常模式化。和弦基本上一两个小节变一次,什么和弦看左手即可。当然,浪漫派音乐的和弦变得很美妙,很好听很畅快。为了达到华丽的效果,音高跨度非常大,花里胡哨的东西特别多,也增加了难度。

我弹的这个,和Eurasia中感觉有点不一样。我弹得太纵容自己跟着感觉走了。其实我也有想要弹舒缓一点的愿望,但是我的舒缓听起来总是有点生硬的感觉。这应该是弹的不熟的关系吧。

================
外一则:重录Big My Secret

今天录弹琴,就顺手又录了一遍Big My Secret。距离第一次弹出这首曲子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作为目前唯一既可以表演我又有兴趣的曲子,我有空就会弹个一遍,讲不定某天可以给谁表演一下orz。我现在已经对它熟悉得很了(不过我其实还是没有仔细分析过这首歌,对我而言它“出生”在我会去分析一首歌之前,它现在对我而言是一种表达而已~)。越弹越觉得同一个曲子的可能性好多。最近也许是我自己心情压抑的关系,弹琴比较有爆发力,很有表达欲。但也造成有些地方弹得太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