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体会:一般不会有恨,那些都是发怒、悔恨、焦躁。但是当我想到XI,这时的感觉真的是恨,我想不出如果不是恨是什么。纯粹的恨,肠子发痒发疼的恨,心痛的恨,自己折腾很多事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世界上那么多人的困恼是由于他。恨得我几乎要投降去相信地狱。如果有地狱的话,世界上要是有人活该下地狱承受无尽的痛苦,那么就是他了。

以前,我想对于裆,我肯定是恨的。虽然我想,这是一个集体,不能一概而论。这甚至是我们社会的重要成分,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也是有责任的,不能单纯恨它。恨它就要有所行动。有所行动,就会有谋虑、有期待。不完全是恨了。

这个人带来的气氛、作风的大改变,那么无耻,那么狡猾。相比之下,对于裆的痛恨简直可以忽略了。

Astrill的iOS好像完全上不去了。如果为了月饼他们掌握了封杀iOS端的技术,没有理由期待等到月饼结束他们会开放。

今年没有写“写给新的一年”的日志。那个时候我在Evernote里写了一些,发现我想到的只有censorship。现在觉得我当时预言VPN封杀基本上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