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years in Tibet

刚看完速记——

最近翻David Thewlis拍片表的时候,看到这部耳闻已久的电影的名字,耳边立刻想起了John Williams的配乐。(看IMDb上的trivia,发现当年(97年)另一部关于DL的电影,Martin Scorsese的Kundun的配乐是Phillip Glass,感想是wow, just wow……)

很着迷David Thewlis的略怪异的气质。

不知道JW是怎么involve到这部电影来的,导演又不是斯皮尔伯格。(需要做功课)

JW和马友友的另一部东方元素的配乐:Geisha,我就不是很喜欢。

高山的净化心灵的作用,我浅浅地体验过一回,是真的。我们这些不出远门看不见纯净高山的人,绝对是handicap。

如今我总有一种感觉,如果我接触了第一手材料,我一定能作出自己的判断。WXB鄙视过喜作判断的人。我想,追求第一手材料然后尽量保持心胸开阔地作判断,是解毒的办法。

以前读Dawkins的书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用在这里就是:我现在为了避免自己显得过于eager要支持某一方,采取中立态度,这看起来是一种decent的做法,但是,如果应该支持那一方而没有支持,那就不能把中立看作是decent的。

我知道很多我爱的人的立场。我知道如果我跟着他们的立场,这不尊重第一手材料原则。我也有怀疑,一个从小被奉为神明的人,很可能变得难以想象。

但我知道一点:即使他是为了私利(如果不是,我这样的假设也是很卑劣的。)而迎合西方,来倡导我看到的那些宽容和开阔的胸襟,那起码,他(起码这些电影和这些宣传)倡导的是比我周围世界更好的东西。

最近几年,我渐渐明白,我最希望为之出一点点力的事情。

有时候我会害怕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但是想一想就会明白,有那么多事情可以研究,可以努力去发现去rev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