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a

能看到新的 DNA 的文字,我想我应该激动爆了。这本里很多 DNA 语言。比如开头:

At the age of five, Skagra decided emphatically that God did not exist. This revelation tends to make most people in the universe who have it react in one of two ways – with relief or with despair. Only Skagra responded to it by thinking, Wait a second. That means there’s a situation vacant.

比如 Chirs 忽然发现自己要毕业了:

He had been a member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the generation that was going to change everything, for ever and completely.

For heaven’s sake, in a few months it was going to be the 1980s. The 1980s were clearly far in the future and they had no business turning up until he was ready.

说到 Cambridge:

Unlike the Academy on Gallifrey, this was a fresh, vibrant place of learning, the most ancient of the colleges a mere eight hundred years old.

说到纸币和 Coronation Street:

The Matriarch wore a crown, suggesting a type-B monarchy, which was presumably something to do with this important street where coronations were so regularly performed.

说到古怪的 college potter:

She loved it when he was out-eccentricked.

还有自行车(直接想到 Salmon of Doubt 里 DNA 来到中国后写的一篇文章):

In fact, thought Chris, it was very hard to ring a bicycle bell angrily. However hard you tinged it, it sounded bright and cherry.

我超爱 DNA 的非常特别的 wit。

但是读这本书我激动不起来,最多莞尔一笑。多少是因为这本书本身节奏有点慢(大概是老 DW 剧本来就是很慢;然而 DNA 会把慢的地方填满wit。)?多少是因为我现在不太喜欢 Doctor Who 了?多少是因为追不上读书会节奏我现在读书总是在想是在完成任务(然而没有读书会我大概更不会读书了;还有潜意识里觉得要追上星战新 canon 的书也给我加上了压力。)?

我喜欢 DNA 和喜欢 DW 一直是分开的,发现它们有联系很惊喜,但是老是把它们扯在一起有点厌倦。对于两次拍 Dirk Gently 电视剧我也是抗拒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眼?

DNA 的 irrelevant wit,不想去太解构它。它是个宝藏。它大概是 In Praise of Idleness 里说的那种 mind state 的结果。

老版Doctor Who、聚会、SFX

我是2006年的时候开始看Doctor Who的,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喜爱Doctor Who会有那么多回报。

这次聚会我带回了的物质收获之一,是借来了几盘老版DW的碟。(让我自己主动去下,那么庞大的系列我望而生畏,挑选着下也不知该选啥,所以有碟借就省心好多^^另外,借我碟的DM同学,实在是收碟帝啊啊!我望着自己的DVD收藏,忽然不觉得自己很奢侈了。)就这样我看了五部老DW故事,其中三个Tom Baker,一个是Jon Pertwee,还有一部是The Five Doctors,当时的“现任”Doctor是Peter Davison。这些DVD大部分都是2005年以后制作的。这几个故事中,The Five Doctors是庆祝性质居多,故事其实写得有点勉强(因为这样的一个制作是很庞大的,不能完全靠作者的才智);The Talons of Wen-Chiang故事很单薄,我不太喜欢之外,另外三个的写作水平都很高。总体的视觉效果和故事节奏在现在的眼光来看是很差的,这一点在粉丝的眼里很可以容忍。甚至就因为Doctor Who以前是那样的,一步一步走来,看到它的变化,它不断regenerate,让对它有感情的粉丝更加感触。

我看了City of Death的花絮,当然是因为它的作者是Douglas Adams。花絮中收录了两段分别是1985年和1992年对DNA的采访。City of Death是Doctor Who第一个在国外取景的故事,当时他们来到了巴黎。故事和卢浮宫里的Mona Lisa有关。整个故事一个玄机套着一个玄机,在当时的标准来看一定是个很复杂的故事。故事的结尾非常像Dirk Gently。另外还充斥着好玩的对话,这些对话一看就让人觉得带有DNA的风格。比如Doctor被坏人Count夫妇抓住后,两人在议论他:

Countess: I don’t think he is as stupid as he looks.
Count: Nobody is as stupid as he looks.

DVD花絮中讨论了很多当时的情况,大家都讨论了很多DNA。花絮的最后是一段Steven Moffat说,如果DNA还活着的话,他觉得RTD肯定起码会邀请他来写一个剧本。He has to ask. And I hope he would do it.

另外一个我也很喜欢的故事是Inferno。极权世界在西方和科幻是连在一起的。我很喜欢这两个平行世界的设计。The Genesis of the Daleks里,原来Doctor遇到能毁灭Dalek的时候的道德辩论,并不是2005版的发明。

还很让我感触的,是The Five Doctors的花絮。这五个Doctor,每个人性格都不太一样。片中Tom Baker出现的地方,正是在剑桥的小河里划船,看片的时候我小小的激动了一把。花絮中得知当时Tom Baker拒绝了出演,这些片段是未播出的Shada的镜头,于是这也是DNA写的啊!采访中各个演员、导演、作者和周边人员都对4th表示理解。Peter Davison说,当时编导们想了一些办法来照顾每个Doctor的演员的ego,这一点他想来觉得有点shame,其实完全不必要。我觉得Peter Davison和David Tennant是一个风格的啊!他们都是超级大好人。1983年他们组织了一个庆祝活动,当时主办方大大低估了会来参加的人数,造成很多人排着长队但是没有希望进来。Peter Davison本人非常好心地花了一个半小时亲自走到队伍里,从头到尾走了一下慰问来晚了的粉丝们。David Tennant离开的时候曾经说,他很骄傲能成为这个长系列的一部分,并且觉得,正是因为不断更新,不断拥抱新的演员,新的作者,新的一切人,Doctor Who才一直走下来,被更多的人喜爱。他对自己的离开的理解,让我觉得非常感动。我忽然想到了,对Doctor Who的喜爱,有那么多回报是超出这个剧本身的。

如今Science fiction已经成为popular culture的很重要一部分。但是即使是在1983年,粉丝聚会、fan magazine之类的就已经兴盛。有很多现在的DW作者就是粉丝出身,Paul Cornell,更不要说现在的Steven Moffat。看了1983年庆祝的录像,我得出结论聚会乃是粉丝的本性啊!

===聚会分界线===

虽然我本人是这次聚会的积极分子,但是由于我不善交流,没有生活经验、还比较没脑子,幸好有飞翔的前版主粉蒸肉姐姐的大力支持,还有Yuki姐姐来上海的借口,我们第一次组织聚会就来了十多人。我先见到的是Dario同学,看上去很smart,粉蒸肉是看上去很让人信赖的姐姐,还有看上去很学生气的Susanna和Leah。小T同学比我想像的娇小很多,本来由于她弹Muse很精彩,我对她的印象是很高大的^^b折雨姐姐很惊艳,我们中要谁cos Amy的话就是她了!Yuki姐姐果然有点让人惊讶。她一来就像圣诞老人一样发礼物!

吃饭过后我们去了桌游店,在三位会玩的朋友的指导下我们玩起了三国杀,这里辛苦Yann啦。可惜我刚有点学会了觉得有劲头的时候,几位朋友陆续离开,我们人数不够不得不玩起了一个猜图画的游戏。这里大家非常有想象力(主要是小T同学),通过各种方式扯到DW上,看起来比三国杀更像是DW聚会该玩的游戏^^

回家后我还可以花好几个小时享受SFX 200期!我一直不知道SFX三个字母是啥的缩写。这一期有第一任主编的一篇文章,告诉我们SFX中的X代表excitement,不过选这个组合也有目的是让人误以为是另一个单词……(Shane同学曾经看错过^^b)

=======下面是节选摘抄SFX 200期的两个内容:

15年的世界:
奥斯卡奖获得者
1995年:最佳影片Braveheart,最近啊导演Mel Gibson,最佳男演员Nicholas Cage,最佳女演员Susan Sarandon
2010年:最佳影片The Hurt Locker,最近啊导演Kathryn Bigelow,最佳男演员Jeff Bridges,最佳女演员Sandra Bullock

世界杯冠军
1995年:巴西
2010年:西班牙

英国首相
1995年:John Major
2010年:David Cameron

排行榜冠军专辑
1995年:Oasis: 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
2010年:Lady Gaga: The Fame

最高盈利电影
1995年:Die Heart With A Vengeance
2010年:Alice In Wonderland

一期SFX的页数
1995年:108
2010年:148

星战电影数量
1995年:3
2010年:7

星际迷航电影数量
1995年:7
2010年:11

Joss Whedon被砍电视剧数量
1995年:0
2010年:4

另一个SFX专题:假设在一个平行宇宙里没有Star Wars?

没有SW,就没有现在的George Lucas
就没有Howard鸭子
Harrison Ford就不能成为大明星
没有Indiana Jones系列
–没有Indiana Jones系列就没有盗宝电影:古墓丽影, 木乃伊归来等等

没有SW,电影的视觉效果方面:
没有ILM
–没有ILM就没有Lord of the Rings,因为没有抓人动作的技术拍Gollum
没有侏罗纪公园
没有泰坦尼克,没有阿凡达(James Cameron曾经说过是星战激发他开始拍电影的)
没有Pixar(Pixar原本是ILM的一部分)
–没有Pixar就没有Warll-E等等……

没有SW就没有现在的周边圈钱术^^

没有星战对星际迷航的影响?
没有TNG
–没有TNG就没有现在的space opera电视剧:巴比伦五号、Stargate SG1等等

没有星战就没有Alien系列(Ridley Scott又是一个被星战激发的导演)
没有Alien就没有一系列强势科幻女主角:Buffy, Lara Croft, Sarah Connor等等

没有星战,SF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兴盛
也许就没有SFX

没有星战,也许我不会去看Doctor W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