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人

The Greeks
by Humphrey Kitto

看完好久了,很喜欢这本书,想好好写读后感。但是一直做不到。本着“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的原则,就贴读的时候的一点点记录吧:

先听一遍Revenge of the Sith的最后一段。

如果我说,向往城邦制度,它好,它是理想。我的理由是什么?是雅典辉煌的各方面成就?欧洲的历史,就是一部回归古希腊的历史。可是我不喜欢用结果来肯定,这本质上是功利主义。我也决不同意有什么传统,会永远成为后世的模范。然而这种想法,何尝不是一种希腊精神?这里陷入了strange loop。

从另一个结果来看,雅典的城邦制度其实只存在了一百年的时间。你可以说它衰落了。雅典被极权的斯巴达打败,而希腊城邦又都被亚历山大征服。摘抄书中第八章的原话:“你也许可以认为它(雅典的城邦制度)已经失败了,但如果要说你的这个判断正确的话,那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行,即这更多的是人类天性能力方面的失败,而不是作为一种政治体制的失败。”我们已经习惯了认为政治体制应该防止因为人天性而犯的错造成很大的害处。法律需要‘假设当权者是坏人然后防止他做坏事’。但是换个角度想,如果人的天性的问题,需要用规则来纠正,而不是从自身来努力改善天性,那不是可悲吗?

如果我们不从结果来看,那么什么是雅典城邦?我能做的任何概括肯定都是脆弱的。但在读完书很久的现在,我想得到的就是,一切都源自希腊人对‘人’这个属性里要自带自由的含义。Barbarian这个词原本没有贬义,只是指不会说希腊语的人。东方虽然有更古老的文明、更奢华的丝绸、更精致的艺术,希腊人能欣赏那些,但他们仍然是barbarian,关键是他们都是帝王的下属,而不是为自己活着的自由人。

之前读《逃避自由》里,我还怀疑弗洛姆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说人的定义就是带有自由这个说法感到怀疑。但是读了希腊人,这个idea click了。我还需要从理智上来想一想它站得住的理由,尽量不要顾及《希腊人》给我带来心潮澎湃的感觉。

Utopia:读罗素对柏拉图的评价,觉得他去设想理想国挺天真的。但是生活在雅典正在没落的辉煌下,目睹斯巴达人的效率,做不到restrain自己真是情有可原。

 

论自愿为奴

这本书提出的问题很有意义:统治的权力是被统治的大众交付的(这是因为如果人民都不同意,肯定统治不成,而不是因为书中说的那些动物啊、古希腊古埃及帝王的例子),那么为什么会有暴君?看到这本书提出这个问题,我立刻有兴趣来读。读之前我不觉得这本书会提出什么我本来不知道的。但是如果有人能很好地概括出来,用文学、语言文字的力量来说明,那还是很值得一读的。

在看书之前,我写下的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
1. 古代人’君权神授’的迷信力量,以及这件事奠定之后传统的力量。
2. 利益(经济&权力):很多人感受不到自由的珍贵,却贪图利益而助纣为虐。
3. 洗脑——properganda。这是最可悲的非理性力量。

这本书的翻译非常的烂,(这里有我吐槽的截图 http://www.douban.com/people/kate1138/status/1520147916/ )因此我不保证我真的看懂了。我觉得作者给出了两点原因:1. 如果暴君保住了第一代臣民,那么第二代没有尝过liberty,习惯和传统会让他们自愿为奴;2. 每个暴君都有那么一小群帮助他的爪牙,每个爪牙又有一小群帮助他们的人。我觉得这相当于我提的前2点。

自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公平是每个人的天性。对于这些,书中用煽动的语言想加以证明。我觉得,这一点的任何证明都是不成立的。逻辑推理要求从某些预设公理出发。我只能要求和希望,如果这个社会不同意我相信的公理,我要能选择离开或者仅仅是不参与。几百年前的作者,应该没有这方面的逻辑素养,这不能怪他。但是,我不能原谅作者使用煽动性的语言来阐述这个没有道理的逻辑。如果作者把它归功于上帝什么的,我也许还会容忍一些。我受不了用properganda的手段来说我同意的观点,这个感觉真的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