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roaching the Unconscious

前言里说,荣格从来没有意图给普通大众宣传自己的成果。然而在他晚年有编辑坚持并最后说服了他。这本书是他和他的几位追随者一同写就。但是主要是荣格计划好的。看了第一篇,荣格自己写的Approaching the Unconscious。在小组讨论之前记录一下自己的想法。
看这本书的目的是理解一点一个原本一点也不熟悉的领域。所以首先我试图概括一下我看到的观点。任何的概括,肯定是丢失了很多信息的。更何况是被我这样的外行人概括。
人们对人类自己的潜意识(unconsciousness这个概念没有明确定义,潜意识这个词可能指subconsciousness)的认知很少。潜意识很值得研究。意识只是潜意识的一个小子集。可以说天才(艺术上的和科学上的)都是长处在于能把握到潜意识提供的灵感。意识是文明的产物。原始人全是潜意识,随着文明的增加,意识渐渐增加。到了现代,理性的人已经把潜意识当作nothing了。荣格原先跟随弗洛伊德。弗洛伊德的一个方法是free association。free association的一个例子是罗夏墨迹实验。弗洛伊德遇到梦境,就会让病人尽量做free association。但是荣格发现,任何东西都能trigger free association。他的一个同事去俄国,但是他不懂西里尔文字。他在火车上百般无聊,就想象那些文字的意思,然后思绪一直乱走,他发现他记起了他意识里觉得忘记好久了的东西。荣格得出的结论是,梦本身是潜意识主导的,用梦做free association太浪费了,它本身有很多值得探究的东西。所以荣格处理梦,一直强调要回到梦本身。梦有平衡意识的作用。
要通过梦境来解读潜意识,就要看见梦里的东西,它们很多时候可以解释成符号。但是每个人的符号都是不一样的,并没有一个符号词典。荣格认为,符号最重要的来源是collective的——宗教符号。虽然宗教本身是人创造的,但它来自于原始自然。世界各地的宗教都有相似的地方。
接下来,荣格说了现代人崇尚理性。但是潜意识里的符号被surpress。这事实上不够健康。他认为人应该协调意识和潜意识,才能充分成为自我。如今的世界(大概是1960年)有那么多的问题,通过军备竞赛、经济竞赛、规则、政治等等,都治标不治本,人们需要认识自我,释放在潜意识里发挥强烈作用的符号。当个人本身能达到平和,世界才能被治愈。

我似乎从来没有读过一本书让我这么既同意又不同意。
一方面,人的潜意识继承自自然,一直发挥强烈的作用,意识不应该与之作对。这一点我感到非常的同意。我开始看这本书之后就一直想要记录梦。可惜没怎么记录下来几次。记录下来的也都是很接近意识层面的梦,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
即使是非常理性的学科,比方说,查数据(我的工作)。看了代码,看了数据,但要记住它的意义,我才能记住它。一般而言,就是尽量多去理解背后的设计目的、数据采集的机制等等。甚至“那个程序员是个龟毛paranoid”也一定在我的判断中起到一定的作用的。一个不靠谱的同事交给我的工作,我就会不辞辛劳把他的要求验证一遍,才能放心继续。我很同意任何即使是很理性的东西,背后也有潜意识支持。
拯救世界要从拯救个人开始,这一点我也是非常的同意的。
但另一方面,荣格的有些结论让我非常的糊涂。为什么那个小女孩的梦预示着她一年后得传染病死去?这根本说不通。还有老人和年轻人都梦见和一群人一起骑马,只有自己跨越了水沟。荣格说,很明显老人的case是梦在警告他不要继续reckless,年轻人是要鼓励他行动。他还说,小女孩家里人不是基督徒但是她梦见了比较明显是基督教里的东西,这说明宗教的因素是universal的。这我完全不同意。。。
我最不同意的,是荣格似乎认为人为了自己的潜意识的完整,必须接受宗教和别的历史遗留在潜意识里的东西。他对理性非常不信任。对此,正确的道路不是返回原路,而是把理性的结果扎根于潜意识中。
话说罗素也是利用潜意识的一把好手。他多次说到,他写作的时候,先通过意识把那个话题研究得清清楚楚,然后他就有意识地放下这个话题,去做别的事。过了几天他会发现,潜意识已经把他要的文章写好了,他只要copy下来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