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一个里程碑吧

最近好混乱好混乱好混乱。竟然忘记在博客上记录了。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花了将近三个月orz)基本弹出,算是一个里程碑吧。最初的心愿达成。

其实对这件事有千言万语,但是现在什么也写不下来。希望自己快点走出目前的忙乱状态吧。我这样的人,需要独自安宁的时间来充电。

附赠:Michael Nyman的演奏

还找到个灰常强大的吉他版本@@

古典/流行The Resistance(外一则)

(本文准备随便写写对Muse的这个专辑的感想,我这个对古典和流行都一知半解的人要开始大放厥词了……!)

当时我还没有迷上Muse,仔细听了The Resistance这张专辑后最大的想法是,这张专辑似乎印证了我一直的一个隐隐约约的想法,那就是流行音乐和浪漫派古典音乐是想通的。这张专辑上Unnatural Seclection开头是管风琴音色,很古典的乐器;I Belong to You和United States of Eurasia这两首都很好地衔接了正统的古典音乐;最后的三首歌则直接用Symphony做歌名,主唱的歌声也混合在交响乐乐器配乐中,和我们听的电影配乐差不多了。

其实说到古典音乐,我的感觉是,喜欢不同方面的古典音乐的人之间的隔阂是很大的。迄今为止引起我兴趣的古典音乐就是巴赫。另外我也弹过极少量的浪漫时期音乐,给我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后来迷上了Muse,就去练了United States of Eurasia中用到的肖邦降E大调夜曲,我的感受更加清晰了。

先说一下迷上Muse。我想迷上Muse是从得知他们这张专辑的创作意图开始的。经过T的点拨(之前我还没有有兴趣到去研究他们的创作意图),我才恍然大悟这个专辑和1984的关系,才去开始了解主创Matt Bellamy的意图。从对极权的愤青式观点,到运动式的反抗精神,到政治方面阴谋论猜想,到科幻,到无神论等等。我似乎还从他们的音乐中感受到了积极的方面,还有一种运动式的进取精神。一点一点,他的意图居然能和我心中的很多不同的方面对应起来……也许,的确同样关注这些的,可以是一个人群吧……

所以说流行音乐作为一种和听众交流的媒介,不仅用到音乐语言,更用到的是真正的语言,用歌词、表演、访谈等方式来传播想法。而我们普通人听音乐的时候,(至少我的情况是这样的,)一般先得到的印象是对音乐本身,在听音乐的时候听到几耳朵歌词。如果被勾住了,才会去了解背后的创作意图。

下面贴一下我录的肖邦夜曲。这首曲子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练好。不过我怀疑我没有时间去仔细练它了。这个录音整体还可以听听,大多数装饰音都被我简化了,有两处特殊的节奏也被我简化了,当然还有好几个弹错的地方。弹肖邦的感想就是,非常模式化。和弦基本上一两个小节变一次,什么和弦看左手即可。当然,浪漫派音乐的和弦变得很美妙,很好听很畅快。为了达到华丽的效果,音高跨度非常大,花里胡哨的东西特别多,也增加了难度。

我弹的这个,和Eurasia中感觉有点不一样。我弹得太纵容自己跟着感觉走了。其实我也有想要弹舒缓一点的愿望,但是我的舒缓听起来总是有点生硬的感觉。这应该是弹的不熟的关系吧。

================
外一则:重录Big My Secret

今天录弹琴,就顺手又录了一遍Big My Secret。距离第一次弹出这首曲子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作为目前唯一既可以表演我又有兴趣的曲子,我有空就会弹个一遍,讲不定某天可以给谁表演一下orz。我现在已经对它熟悉得很了(不过我其实还是没有仔细分析过这首歌,对我而言它“出生”在我会去分析一首歌之前,它现在对我而言是一种表达而已~)。越弹越觉得同一个曲子的可能性好多。最近也许是我自己心情压抑的关系,弹琴比较有爆发力,很有表达欲。但也造成有些地方弹得太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