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菜

我妈妈前一周被抢救到医院(她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我会另文记录一下那件事)。妈妈是家里做家务的initiator,有了她出主意、买菜,我爸才偶尔会拣菜,我才会有时洗碗。结果妈妈住院,爸爸要照顾她,于是家里没人烧饭。我们东一顿西一顿,用各种便当、外卖、阿姨单位食堂打发了一整个星期。虽然我这个人几乎不挑食,常见的食物我都可以吃,但是我骨子里还是个素食者啊!

妈妈平时给我准备午饭,让我带去公司。她总是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调试了很久,我告诉她,最好我每天中午吃一个白菜和一个煎蛋。我妈妈很无语,不过还是遵从了我的意愿。现在外面的盒饭,哪里找得到这么简单清淡的啊!上周的下半周,我思念小白菜日甚,告诉我妈妈我想自己去菜场买小白菜,奈何我不认识放在菜场里的菜……我认识的菜都是妈妈烧好的…………妈妈大笑,说我可以去世博园看(注:世博园志愿者穿淡绿色制服,被称为小白菜)。然后她给我出主意说,我可以到大卖场去买,那边一般会标出菜的名字,我就不会搞错了。周五上班的时候我google了一下小白菜的图片(|||),准备周末去买。

不过后来周末白天在医院,去菜场也没有时间。周六晚上回家我走进楼下小超市,看见货架上有几捆小白菜,心中大喜。不过那些菜都有点焉(<-这个字是不是该有草字头,为啥我找不到|||),我没有下手,准备周日早上来看看。

早上果然有新鲜小白菜了!我买了两捆。我有时看我妈买菜,一直嫌她每次都拿个塑料袋不环保。这次我就没有拿,直接买回家放冰箱里,然后去医院了。

晚上回家,我开始捣鼓那堆菜。我阿姨听说我这个从来不烧菜的人要从买菜起烧菜,就给了我一些经验提示,其中一条是,可以用淘米水浸泡菜,然后洗菜就容易了。我淘米之后,把菜浸在里面,就去做了一些别的事。

等我回来,发现浸菜的水池,壁上居然爬了一只蜗牛!!!!!!顿时一身鸡皮疙瘩,然后一身冷汗。怎样才能get rid of这个小生命呢???把它捏死扔掉,我肯定做不到……它也是一个生命啊!就像在医院里刚刚渡过危险期的妈妈一样(orz这个类比)……思量再三,我决定把它冲到下水道去|||我把其它的菜叶子一片一片抓出来放在一边,其间又发现一只小一点的蜗牛爬在一片叶子上,抖来抖去抖不掉。我把那片叶子撕下来,准备一起冲掉。转移好宝贵的小白菜之后,我开始用水龙头冲那只爬在壁上的蜗牛。那蜗牛吸得很牢,经过第一次冲水它调整了一下,吸得更牢了。不过最后还是经不住我持续冲水(我也不顾浪费水了),滑下来一下子被冲到下水道里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不过觉得那堆菜需要仔细地洗一下。发现好多菜叶子都有被啃过的痕迹(早上买的时候肯定没有那么多)。密布的小圆孔肯定会吓死患有密集事物恐惧症的人。我以前一直觉得妈妈把被咬过的菜叶子扔掉很浪费,不过现在我自己做主了,我不由地也扔掉了好多被啃过的菜叶子……这一拨洗菜过后,我忽然看见……水池壁上又爬了一只蜗牛||||为啥刚才我完全没有看见!我差点要晕了。身上几处本来就有点痒的皮肤忽然发出极强的过敏信号。我知道我并没有碰什么过敏源,这种过敏是心理作用……以前在影视作品中看到过心理作用过敏现象——比如Desperate Housewives里面Bree和药剂师男友亲热的时候总是会皮肤发痒,医生看了之后说是因为她心里觉得和新男友一起是对亡夫的不尊重,所以引起皮肤过敏——那时我觉得这个编剧好夸张啊!现在才有了切“肤”体会……|||

蜗牛冲下去之后,心里想像着蜗牛又不声不响慢慢地从下水道爬上来的景象,我狠狠地攥紧了下水道。然后我想像刚才扔掉的菜叶子里有蜗牛,夜晚从垃圾桶里爬出来的景象,我又把垃圾袋打了个结……

处理完这只蜗牛之后,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sickening的念头…………这两捆白菜我一直没有套塑料袋扔在冰箱里……会不会有蜗牛爬到其它食物里去了……|||这个念头把我打击得呆了一分钟,为什么我自作聪明觉得要环保所以没有要塑料袋呢!!!我鼓起勇气打开冰箱,发现所有生的菜都套着塑料袋(都是爸爸妈妈买的),只有一碗熟红枣被一个盖子松松地盖着……红枣里有一个可疑的白色斑点,不会是发霉了吧orz……交给爸妈处理算了|||

由于不想/害怕起油锅,我就准备把菜在水里煮熟后拌一下吃。水开后把菜放下去,万一有蜗牛还混在里面……唉我对自己说不会有的!烧好后,白菜的清香飘来,我有一种好满足的感觉。我尝了一口,心里half expecting咬到一口蜗牛|||不过没有。这之后,我做了一件残忍的事情:把滚烫的菜汤水倒入下水道!!可怜的蜗牛我没有真的想谋杀你们……但是菜汤放在屋子里实在太热了。

我一直怪有些人,不,是大多数和我家差不多市井平民的心灵太麻木,欣赏不到生命的美。可是如果你是一个一直烧菜的家庭主妇或者食堂师傅,怎么能像我这样敏感呢?前几天读到wxb那篇猫在惨叫(||||)在想wxb不愧是敏锐的心灵,这样的事情折磨得他都要病了……文末他说,这样的事情要做了才能理解。我觉得我可以纠正一下,光做不行,要存心去做才行。我谋杀了蜗牛,我以前也谋杀过各种虫子,但是我每次看它们还是不敢杀,不理解为何有人可以毫不犹豫碾死它们……

如果不坏掉的话,我三天中午都可以吃对我胃口的小白菜加煎蛋了。这之后我又要靠便当度日,因为工作日让我买菜烧菜是不现实的。为何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

吃饭这件事,应该要有更优化的解决方案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