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choice do we have

之前听人介绍订阅了BBC5的Kermode & Mayo’s Film Review。下了16年底采访Felicity Jones的一期来听。采访前放了一个预告片里的片段,Yavin 4上:

Senator: If the Empire have this kind of weapon, what chance do we have?

Jyn: What chance? The question is what choice. Run, hide, plead for mercy, scatter your forces. You give way to an enemy this evil with this much power and you condemn the galaxy to an eternity of submission. The time to fight is now!

听到这里尽管手里的事情没停,还是掉泪了。

然后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

今天開古典文學年會,先是楊明老師在會上講其本科時搞四清運動不讓讀書,後來吃飯時又聽夏咸淳先生說當年不讓讀書種種。心裡就很觸動了。今天的環境再糟糕,最多我非暴力不合作,不玩你們的遊戲,但閉門讀書總還是可以的。和七八十歲仍然孜孜不倦讀書治學的前輩比,有什麼理由讀不好書呢?

很震惊于这种觉得闭门读书可以抵御侵蚀的态度。知道一点历史的难道不知道暴政可以让你没书读吗?

看到守卫回复说,这大概算是消极抵抗的一种方式。我脑中顿时响起了Jyn的话语。在我看来,并没有消极抵抗这个选择。除了做点什么,我们别无选择。

星战那种简单的政治观:反对集权,竟然越来越有现实意义。

Rogue One novelization 划线记录

在草稿箱呆了3个月的一篇日志。我也不知为何。本来就对这篇日志的内容没有要求了,就想把划线的地方都记下来回顾一下。这篇电影小说很棒。我本来一直不知道我可以更爱ANH,但R1帮我做到了;同样的也没想到R1小说让我更喜欢R1电影了。也许因为这一部不需要顾虑reveal太多,作者可以加入各种电影里无法表现的rationale。


回顾一下所有 highlight 的地方。都是细节。I’m now too scatter minded to string two thoughts together.

Cassian 接到 Draven 的暗杀命令之后的reasoning。战争显得更加复杂真实:

Cassian suspected she wanted a Senate hearing not because she thought it would work, but because she felt obligated to try.

Cassian admired Mothma. Galen Erso’s assassination would free her from obligation of a doomed peace effort.

Bodhi 被 Saw 手下虐待。努力改变世界和变成坏人之间真的是一条 fine line。从小被人笑话“难道你想要天下大乱吗”的我永远会被这样的内容触动。同时又在想,Saw 的手下是不是很多是这样的人。。。

Instead, these were the rebels the Empire had always warned of: the murderers, the criminals and terrorists who conceded their viciousness in a patriotic wrapping.

电影里 Tarkin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背对着我们的。看的时候只想到是在 tease 我们。

Behind Krennic came an escort of his personal troops; an intimidation tactic lost on Tarkin as he stared out a viewport toward the massive Death Star battle station.

电影里 Galen 对 Jyn 说:“Stardust, don’t ever change.” 这句在小说里有 context,感觉更有意义了:

“Why do people fight?” she asked …

“That’s a good question,” he said. “My friend Orson says some people just fight because they’re angry. But I think-” He stopped talking and half closed his eyes. The voices in the other room continued. “I think, usually, people are unhappy, and they don’t agree how to make things better.”

Jyn watched her father, tried to tell what he thought of that idea. “Maybe they’d agree if they stopped fighting first?”

… “Stardust, don’t ever change.”

下面这段是 supplemental data 里,帝国公务邮件里 Tarkin 写给 Krennic 的。我当时就想,这么晚还提需求,对项目不好啊。但我没当真,就当是作者随便写了一句来显示 Tarkin 欺负 Krennic。没想到很后面有 Galen 写邮件以这个为理由加入了对 reactor core 的修改。所以 Tarkin 被炸归根结底是他自己太晚改需求:)

The battle station is certainly not symbolic, meant only to demonstrate the Empire’s might in ceremonial planetary executions. The main weapon must be built to fire repeatedly within a short span as it might during the course of a single fleet battle.

K2 摔了 Jyn 给他的包是印象很深的场景:)没想到小说里很自然地给这件小事一个发生的理由:

Jyn turned back to the city and the valley, trying to guess at the distance they’d need to cover. You overpacked, she decided, and tossed her satchel to K-2SO.

Jyn 一开始一直恨父亲,因为他为了帝国抛弃了她,要么是罪大莫及的战犯要么是无法反抗的懦夫。因为后来完全是父亲的遗愿驱动她的行动,所以总体来说你很难体会到她对父亲的反感。但是这种细节可以:

“My father,” she eventually said, and it tasted less bitter than she expected. “He said they powered the Jedi’s lightsabers.”

Jyn 见到 Saw 的时候解释说是义军联盟派我来的。然后 Saw 很短的反应同时点明了他的多疑和 Draven 的毫不留情,让人遐想。

Who sent you?” he asked, as if he’d caught her at a lie. “Was it Draven?”

Cassian 也有很多心理活动。他对 Jyn 的态度很值得玩味。遇到 Bodhi 之后,他就知道他可以不管 Jyn 了,带着她只会妨碍他执行暗杀任务。小说里发现,他需要更多理由。同时也显示了 Jyn 的个人 charisma。

Maybe it was the need he’d seen in Jyn, the fire that had carried her through the fighting in the Holy Quarter. It seemed obscene to leave that need unanswered, abandoned to the dust.

小说里当然还有更多 Jyn 对 Saw 的想法。如果说电影有弱点的话,我是觉得 Saw 可以更好的。他毕竟已经有很多历史了,而且和 Jyn 也有关系。然而大概因为 Saw 最初是 Lucas 设想的角色,而 Lucas 又是出奇直白的作者,所以 Saw 也注定是一个有点 sterotype 的角色。(然而我 get!Saw 拔掉气管的那里我总是被煽到。)下面是 Jyn 见 Saw 的时候的心理活动。我觉得电影其实可以通过 Jyn 更多表现一下 Saw 的层次的。

For years, she had anticipated, fantasized about confronting him; picked hurtful words and braced herself for the wrath of the first, last, and only true warrior to stand against the Empire.

Saw 说 Jyn 的话,让人想 Jyn 过去是怎样的。也许新宣布的小说会说到。

“You were the best soldier in my cadre,” Saw hissed. “Not because of your skill, but because you believed.”

再回到帝国。Tarkin 要求 Krennic 准备好向 Jedha 开火,Krennic 怀疑了半天 Tarkin 的真实动机,是不是已经搞好了破坏等看他出洋相?Krennic 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成功 Tarkin 会揽功,如果失败他会怪在 Krennic 头上。然而,Tarkin 现场要求只炸一个城市,Krennic 完全没料到,又一次被气死了。(又是一个比电影层次多的细节,电影的确不适合表现这么微妙。。。)

Krennic tugged at his gloves, felt sweat on his palms as his ire grew. His assessment of Tarkin had been incomplete: The old man was hedging against both success and failure, ensuring that even a perfect performance would be unspectacular at best.

Galen’s message 里有这么一段。他离开女儿的时候她才8,9岁,也许从小能看到老是真的。同时又点到 Lyra。

“I assume logically, rationally, that you fight with the Rebellion. It’s difficult to imagine Saw steering you any other way, and you always had the same anger-” He smiled for a second time. Here it was unforced, without self-mockery or bitterness. “- the same insistent sense of righteousness as your mother.”

在 Jedha 收到离开通知的暴风兵,其中一个随口问了一下他的长官为什么要离开。很喜欢这段。call me political correctness jerk, but I love to see a female stormtrooper – it’s lacking in the movie. 另外这也和 Jyn 骂 Cassian 和暴风兵没两样有呼应。

“I don’t,” JN-093 said, though she doubted she would have told Two if she did know. He was a stormtrooper; he should’ve known better than to ask.

小说里提到了 disruptor beams。

More K2 candy:

“There you are! I’m standing by as you ordered. Though there is a problem on the horizon.”

“What problem?” Cassian spat.

“There is no horizon. On a positive note, I may have found our planet killer.”

Bodhi 的心理活动也总是很好看,提醒你R1 crew里每个人的经历和性格都不一样。

Then he was running, chasing after Baze and Chirrut and praying that he had found his salvation at last – found the welcome Galen Erso had promised him when he had said to seek out the Rebellion, to make amends.

一小段让人会心一笑的描写,义军通讯员 Weems 向 Draven 将军报告 Cassian 从 Jedha 发来的消息:

Weems read in the deliberate tone of a man pretending not to see what he was seeing. “‘Weapon confirmed. Jedha City destroyed. Mission target located on Eadu. Please advise.'”

小说里好几次说到 Jyn 看见 Cassian 的表情变了,切换到 spy 模式。从 Jedha 逃出来后,Jyn 说我们可以摧毁死星时:

The tension in Cassian’s expression dissipated as he donned his spy’s face, his innocently cerebral face.

下面这一句也显示了crew的diversity:

K-2, Cassian knew, would gladly subdue Jyn Erso and lock her somewhere safe. If the Guardians of the Whills hadn’t been aboard, Cassian might have been tempted to try.

电影里Draven的决定看起来是有点难以原谅。这个问题在小说里就好很多,因为小说可以把动机和思路交待得更清楚。

(Captain Vienaris) “Short version: We’re in striking range, but if the Empire’s begun to evacuate we won’t catch them. Best case, Blue Squadron arrives just in time to see the Imperials jump out.”

So Galen Erso was still onsite. The planet killer might not die with him, but – if Erso really was responsible for its main weapon – it would be a hell of a lot harder to keep operational after he was gone.

“Squadron up,” Draven said. “Target Eadu. We must take out Galen Erso if we have the chance.”

(Nioma) “Do you have authorization?” she asked. “A full-scale attack on a major Imperial installation…”

。。。划线太多没力气打了。那么就直接跳到最后的大杀器:

Which one second left until total shutdown, K-2SO chose to mentally simulate an impossible scenario in which Cassian Andor escaped alive.

The simulation pleased him.

再来一个Bodhi的心理活动。看电影最喜欢的角色是K2,看小说最喜欢Bodhi。他内心戏好多,想得很多,而且老是在怪自己。这里是大家看到义军的飞船过来了都很欢呼了,但Bodhi立刻意识到这意味着shield要关了。

Maybe it was his fault for not suggesting an infiltration of the orbital gate station. Maybe he’d explained the planet’ defenses poorly to Jyn and Cassian and the soldiers, hurrying through it all in the excitement of the flight to Scarif. Maybe he should’ve been up there instead of down here.

一个小细节为什么要准备escape pods:

The Tantive IV might jump out of the system, but it was hurt and it would be pursued. Best not to take chances.

Mon Mothma对Jyn的回忆:

… the young woman whose fervor captivated so many. … I expected she could be persuaded (by which I suppose I meant manipulated) into helping us, and that in doing so we might help her, too. But the woman I met at Base One could not be manipulated. There are a very few people whose will and ferocity are so great that they pull other people in their wake. …

Rebels S4 Trailer

我很少高兴花精力和空间贴图。但是Rebels S4预告片出来后,每一帧都有话要说,所以截了一堆图准备贴。然而遇到个问题没有贴成功。拖延了几天用下面这个方法可以贴图了。

WordPress Fix – Add Media Button Not Working

所以现在Wordpress还有链接内容预览功能?那么我放一个我之前一次frame by frame trailer的日志:

The Force Awakens Trailer

下面进入正题。

其实早就预感到Rebels大概要接近剧终了。也不能说是预感,而是由于太寄情于这个剧,心里没有安全感,所以整天设想各种可能性(主要是设想人物便当的可能性),前一阵一直没有宣布第四季的消息,就有人在设想第三季会不会是最后一季了。虽然一直没有明说(我一直在心里暗暗希望故事线能持续到整个OT,但是主角能在OT里存活的希望是很小的,所以也一直觉得这个剧故事持续到贯穿OT希望不大),但是随着时间线接近Rogue One的时间点,Rebels的终结也是自然的。

话虽这么说,Rebels Panel上,Dave站起来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决定。。。”确定地知道第四季是最后一季之后,心里还是pang了一下。我好希望这个rebel cell的人物的故事永远不要结束。

不过我很高兴他们在第四季开播之前就宣布了,而不是等我们看了第四季猝不及防地结束了,或者是在我们猜测了五百遍会不会结束之后忽然结束了。我更高兴这个剧是主创们选择结束的。太多剧拖得太长。知道什么时候收手,也是智慧。所以连续第三篇日志表白一下Dave。

终结,给存在带来意义。

Rebels S4 Trailer frame by frame

Rogue One visual

骑白狼。这里的Sabine是失去知觉的


增强型TIE还是出来飞了啊。Lothal兵工厂大概就是造这种TIE的。第四季说要回Lothal也是很看好。


Ghost comes to Yavin Base!!


Now KISS!!


Dark Saber!! Ezra就和Mandalore人打成一片了。


U-Wing!!!!!


经守卫提醒,这里的大块绿色大概是个Kyber crystal啊。想想Saw到底知道多少帝国的秘密。也许真的是帝国的秘密和Rebellion不信他让他变极端了。


Bo-Katan!! 然而和Obi-Wan相比Bo-Katan保养得好好。大概皱纹的处理太贵了剧组只买得起一根抬头纹。


Warwick Davis的角色 Noghri 种族的 Rukh.(我发现因为不会念而记不住的名字好多

Probe droid


这是Zeb。。他是在扮演Mon Calamari么


这一段穿越球状结构进入超空间的好美。这种视觉效果好像之前没有过。


We are on Yavin Base!!!


Hot Kallus现在是Captain


Hot Kanan也有了小火箭背包


白狼!当天就被识破是Ahsoka(并没有confirm,但是越想越觉得是

S1和S2都有Jedi myth的成分。S3少了一些。我希望在Kanan便当剧终之前能把师徒交代好。在SWCO上播放了S4的第一集(2 parter的第一集),从听到的反应来看感觉会很好看。特别是,好像Ezra不那么讨厌了。


Bo-Katan vs Sabine! 你为什么要打名字和你姐姐这么像的姑娘。


帝国的招聘启示海报上写:Explore the Galaxy. Join the Imperial Navy.


A death trooper



X-WING! X-WIIIIINNNNNGGGG!!!!

Hera (flying X-Wing?) 头盔图案很棒。义军头盔图案各自不同是不是也是Sabine的影响。还有,希望能看到Sabine的starbird和义军标志的关系啊!!!!


Coming home, burning



跪了

It was a simple story
about a boy who was lost
and a girl who was broken.

They fought alongside a survivor,
a war veteran,
and a fallen knight.

I led them into battle
against an evil so terrible
that tried to black out the stars.

We fought for each other.
We fought for those who could not.

But we never imagined
it would end
like this.

 

SWCO D2

我就看了The Last Jedi Panel和Heroines of Star Wars panel。TLJ感想:之前anticipate了很久的新演员(德托罗、劳拉邓恩)都没登场,登场的是一个亚裔样子的女演员,看起来非常外向的一个人。不过Rose算是什么星战名字啊。直到开场之后我才想起,我完全没有想过Oscar Isaac会不会来的问题。为什么Gwendoline也没来。

新预告片的感受,一个是Jedi标志。还有一个是”it’s time for the Jedi to end”更加强调了。星战不可能没有Jedi啊。希望不要太噱头。

好了,接下去说说Heroines panel(让我再表白一下Dave,好爱这个人啊!)。

他先是又提了一下LOTR:他说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女性角色是Eowyn。Leia也是。

当他们要给Anakin一个学徒的时候,他和Henry Gilroy提议女学徒。之前听说的是George说他有两个女儿所以也很赞同。

然后他让现场观众齐声说:Carrie Beck we miss you. 他说,Rebels S1的那集Hera和Sabine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原本想写她们在聊Kanan和Ezra,被Carrie枪毙了。Dave说,他学到了要让女性角色在一起讨论重要的时期。然后说,我不必直接写Hera/Kanan,你们帮我脑补了呀。

Ahsoka represents Anakin’s best qualities.

问Ashley和Tiya成长的时候有什么女性角色让她们很激励。Ashley说,激励她的是真实人物Sandra Day O’Connor。她还在万圣节cos了她。。。大家都笑岔气了。Tiya说,她父母都是教授,她妈妈反对给自己的两个女儿玩娃娃,因为那些玩具的审美不健康。结果她们小时候玩变形金刚。她们还喜欢扮演古希腊神话故事玩,而她们抢着扮演的角色是雅典娜。Dave说,TCW和Rebels有个制片真名叫雅典娜

Dave说,在创作过程中,他妻子的影响很重要。他说,对于他这样一个男人,从小的教育其实是,你要勇敢去做。然而很多时候,更需要做的是倾听。他觉得,that is the Jedi way.

Dave,你太棒了。

我不写了,等下要看Rebels S4的panel。:)

SWCO D1

就很快地记一下看的两个大panel。等下要看D2直播。

Celebration之前的宣传。。。“某某人要来哦,某某人也要来哦”。宣布到许久不露面的Hayden Christensen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因为觉得迪斯尼对前传很避讳。那时我心里动了一下,觉得40周年庆祝,要是请George Lucas本人来一下就好了。当时并不觉得可能性很大。结果他真的来了!!That’s only proper。。。

整个40周年panel,除了Hayden和十几年前一模一样,还是美少年的模样,其余就是一群老年人忆苦思甜:)

我心里duang了一下的地方是Dave Filoni上来和George Lucas拥抱。然后G指着D说,my kid。Dave那么尊重George,也同时有一肚子星战的故事要说,在TCW和Rebels里做了这么多正确的决定。。。好感激有这样的一个人来继续星战的故事。在最近一次Fangirls Going Rogue的podcast里,他被问到Twin Suns之后Maul有没有原力鬼魂,有没有one with the Force,他回答说,Maul最终还抱有复仇心理,肯定没有达到原力鬼魂的境界,但是有没有和原力合一,这个大概可以问一下George。听到他还想到要问George,我心里好暖。

Dave上台的时候感觉他是准备过的,说话比较有力,比较干脆清楚。被问到他从George那里学到的最大的lesson是什么,他回答说:

Make no decision out of fear.

我去这句话太棒了!!!

40周年提到Carrie Fisher的时候不免伤感。Billie Lourd穿着白裙上台,小小的个子。感觉她没有我们印象中的公主那么厉害。然后John Williams带领乐团演奏了Leia’s Theme,followed by more Star Wars music。

老年人对话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Billy Dee说当年他很喜欢THX1138。

接下来是刚才看回放的Animated Origins Panel。一上来Pablo说,今天我们大概会有很多时间给大家提问。没想到他们翻阅Dave的老笔记,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然而现场摄影竟然不给大屏幕一个镜头,所以完全看不到他们在讨论的笔记和草图。

即便如此看这一场的时候我还是记了很多笔记。

先是Pablo还是Dave自嘲说,你们尽管提问,我们skillfully evade。

Dave说Maul复活是George的主意。不是他的主意谁也不会做这个决定。Spider legs也是他的主意。

说到一半走来一堆克隆人coser,台上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最后Dave说,他超喜欢看cosplay,他说他在纸上画的画,过一年会活过来走向你say hello。。所以他后来画Ahsoka的时候有时候会在考虑cosplay的人,所以他们的着装最好是有功能的。

说到Twin Suns,他说那个最终决斗那么短,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满,但这是他决定take的risk。(让我再表白一下Dave<3)Pablo问,那么Qui-Gon姿势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吗?Dave回答说,这倒不是,最初他的设计更加短,然后加入了Maul的那个姿势,然后再加入了Obi-Wan用Qui-Gon的姿势。

那一集本来还有一段Hera和Kanan的情节被剪掉了。(台下开始激动)不是你们想的那样,Zeb也在!然后从Dave口中听到了space married这个词<3(上次那个Fangirls Going Rogue里还有他说hot Kallus,跪了。。)。其实是Hera和Kanan讨论Sabine和Ezra两个孩子都要离家。

然后Pablo和Dave一起向大家说明他们需要克制加入太多TCW的东西。Dave说,比如Maul对Ezra说,we could have been brothers,这个时候他心里肯定想到了Savage。然而他们决定丝毫不提Savage。因为每部星战都可以是某个人的第一部星战。各种联系只能在细节里,不能成为主要因素。

Are you surprised that clones can be so popular in a show that could have been mostly Jedi? 忘记这是谁说的了,但这也是TCW对我而言最感人的地方了。Bad batch那几个克隆人,动画都没有上,但是人气就很高。

大概是这时放了Rex穿着Endor小队服装的图。

Pablo: George’s notes of clones… discarded generation.

Clone Wars was about how clones became individuals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Jedi.

本来Rebels里回归的是9个克隆人。但Dave不太记得是哪9个了。他说应该有Jesse。Dave太喜欢克隆人了。Wolfe大概会在Rebels S4回归(他没说)。Ahsoka?

Rebels的制作流程就是。。来一集很沉重的。。。来一集Chopper!

Chopper在Rogue One。。Gareth Edwards开玩笑说,就那个橙色的机器人看起来不太协调。Dave心里想,Chopper不要把Mon Mothma绊倒然后被踢出剧组。。。David Collins说,这个时候要是有个Chopper cam就好了。

Ghost的模型,本来肯多东西只是画上去的。ILM为了R1拿去之后,给加了很多细节。John Knoll对Dave说,我给你加个landing gear哦!怎么不平衡呢!

然后他们放了一段未播出的TCW里Cad Bane和Boba Fett的动画(我们看不到)。

Luke

Rebels Recon 里,推特提问 “Twin Suns 里 Obi-Wan 说的 Chosen One 是 Luke 吗?” Pablo 回答:当时,Obi-Wan 相信 Luke 是 Chosen One,他已经放弃 Anakin 了。他认为 Luke 可以击败 Vader 最终带来平衡。然而 Luke 选择不战斗,最终 redeem 了 Vader,这是 Luke 特别的地方。

我以前从来没这么想过(我一直觉得 Obi-Wan 没有期待 Luke 杀 Vader)。忽然又爱上 Luke 了。也许他的隐居,是他成为大师的契机,不再是那个年轻冲动的农场男孩。

Star Wars Rebels Season 3

这一季基本上是一周一集追下来的。当中长长短短停播好几次。从九月底(我是从十月初开始看的)播到现在,整整五个月的时间!停播的时候也是在疯Rogue One。每周固定时间:周六晚/周日早上看剧、周日Rebels Recon、周一看官网 episode guide、周四看Star Wars Show。度过了最Star Wars intense的半年。

我从第四集开始每集看完就记录几句感想,把豆瓣截图相册里当时看完记录的感想都拷过来放在最下面。

看了一遍自己的记录之后发现,整个S3我打了10分的只有”Through Imperial Eyes”。我印象中最喜欢的也是这一集和”Steps into Shadow”,以及”Trials of Darksaber”。然而就算是这几集我都觉得略有问题。

这一季最大的问题是,不再注重Ghost crew的发展。很明显编剧在把Ezra往主角方向上推,但不知为何不给他一个连贯的发展。他一次又一次地做傻事。当年Luke也是whiney小孩,这些角色的魅力也就在于他们的年轻冲动。也许是经不起长时间用电视剧来develop?不仅是Ezra有问题。Hera——在Hera’s Heroes里,她的背景也是忽然插入进来的。没错我们本来就知道她是Cham的女儿。但是她们家是个大庄园、他们有祖传宝贝这些事情,都是这一集要用的时候在20分钟的剧中一下子建立起来的。本来,都发展到了第三季了,应该有很多可以信手拈来的元素可以用才对。Sabine的问题也是一样,虽然Mandalore线的发展很精彩,但是Sabine的其他身份——imperial cadet、bounty hunber都只字不提了,她的Mandalore家庭(她忽然就是clan leader的女儿)更重要没错,但是到了第三季才第一次提出来,也是觉得有点convenient。Kanan,啊Kanan!!第二季的结尾那么大胆的处理,后续真的略对不起那个决策。”Steps into Shadow”里处理了他的创伤,很动人。然而之后他就要么根本不出现,要么就可以开炮驾车毫无残疾的样子。不过呢,我也是不明白为什么瞎眼后的Kanan能变得更帅了。这个剧里最有趣的角色是Kanan啊!!!至于Zeb,这一季基本上没有他什么戏。有一集他和两个机器人为主角的,更感觉Chopper和AP5是主角。

我还想说,Twin Suns这条线,和Rebellion的主线的不够结合也让我略失望。

另外,Thrawn的回归canon,还是挺成功的。

3.1 Steps into Shadow 9/10

3.2 The Holocrons of Fate 8/10

3.3 The Antilles Extraction 8/10

3.4 Hera’s Heroes 6/10
Hera这个角色需要explore是long overdue。这一集的作用是,介绍Hera的历史的同时正面遇见Thrawn。我感觉后者才是重点。Hera为了Kalikori而决定启动这个任务,感觉太OOC了。而且这个任务,你仔细想stake很大,风险也很大。这次任务又没有放在Ryloth局势的大背景下。所谓的背景和Hera的motive都是直接现编的。

3.5 The Last Battle 7/10
一上来Rex管Kanan叫General好尴尬(他只听过克隆人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管他师傅叫General)。被没有关掉的机器人抓也很奇怪。必须要玩一把感觉很勉强。动画制作非常有分寸,把握住Kanan和Ezra不能像TCW里那么花哨。

一路上我是要给低分的。我能给的最低分就是6分:) 后来Ezra提出解决方案也感觉是硬要把他往leadership推。然而我就是吃这一套。虽然气氛总体一直很尴尬,但是触到了“Ezra成长”的点我愿意吃。。。

萌萌的B1机器人回归也是加分点。看到最后end credits的时候竟然是克隆人战争的音乐,一下子觉得好怀旧好伤感。

对了,没拿到emunition不是很失败吗?(不过炸了几个walker)还有,作为shuttle怎么能有hyperdriver??

3.6 Imperial Supercommandos 9/10

好看!好笑!好帅!一路上都是惊讶的欢呼。唯一的不足是我觉得Fenn Rau的转变交待得有点仓促,不过毕竟20分钟一集嘛。。。另外Hera交待任务的时候说的是不要着陆,看看就走。但是现在Gar Saxon幸存了,还知道Fenn Rau,Sabine还有一个绝地在rebel中。

Ezra作为“冲动好少年”型的星战主角,在我心中已经抢了Luke的地位很久了。(Anakin一直没抢过Luke的地位。)因为Ezra是三人中最有charisma的。这集里面我们终于又见了一次他improvise的生存技能,我觉得好满足=v=

还很喜欢这一集里Ezra / Sabine的chemistry。

3.7 Ion Squadron 8/10

“How we choose the fight is just as important as what we fight for.”

挺标准的星战式情节和感动:队内dispute,固执的年轻人。加上很帅的cargo bombing。还有Ezra的交际花/外交技能和他的成长。

Thrawn到底什么时候发力。。。如果是season finale发力的话。。。orz

3.8 The Wynkahthu Job 7/10

其实故事还是挺戳我的。然而大概这种fill in episode连续太多,我略感疲惫。哦,或者是Kanan out of action太多了,很想他。。。

Ezra的交际花属性是个有趣的话题。在Hondo身上他肯定看到了自己的过去。Hondo提供了Ghost crew提供不了的一些东西。Henry Gilroy(还是Pablo)说Ezra总是愿意相信别人看到别人最好的一面。好喜欢Ezra这样。。。

3.9 An Inside Man 9/10

Thrawn还是没发力,哦他发力了一点点,在Sumar身上。Thrawn的厚积薄发一定要对得起这么多堆砌啊(一边想一边觉得害怕,因为第二季已经把season finale的bar举得很高了,不知道第三季会不会很可怕)。

看见Kanan又成了行动主角觉得很高兴。但是他的伤,真的就是Bendu给根治了吗?Kanan的break or make moment set up得很棒。现在要讲他make的故事,却有点配不上。不喜欢就这样好像没受伤过的Kanan。

Ezra和Kanan的关系,也感觉像第二季没发生过一样。好像Kanan的直接教育变少了。然而我想看是什么让Ezra成长。我开始有点希望他黑化了(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3.10 Visions and Voices 9/10

这集
太!高!能!
全是激动送分
老王。。。!!
twin suns !!!!
还有Ezra vs. Kanan。。。><
还有Darksaber
Satine的画像
Mandalore文的KENOBI血书
啊下一集要到1/7

然而好担心因为Maul认识Tatooine啊,然而Sabine说that hardly narrow it down

3.11, 3.12 Ghosts of Geonosis 8/10

TCW的时候并没有觉得Saw多出彩。后来读到说这个角色是老卢很早以前设想的,所以拿来用了。。。

Post R1的第一集动画,是2集的长度。但是并没有每一季开播的2集长度剧集好看。
优点是Ghost crew所有人都出场了。又开始称呼specter X了。

3.13 Warhead 7/10

我可以盯着Zeb耳朵看一集。

Thrawn 还。是。没。发。力。!

然而略觉得这样的一集应该更多讲人物性格的。

3.14 Trials of the Darksaber 9/10

这一集全发生在Chopper Base,没有敌人。花了一集交待Sabine的characterization和她之前没有向Hera和Kanan透露的过去。

S1和S2都有Kanan和Ezra领悟绝地哲学的时刻。S3好像少了。是觉得Ezra已经成熟了?(不可能啊。)可能是为了发展Mandalore线索,让Sabine来承担学徒角色。我很喜欢Sabine。然而我更希望他们好好写Ezra的成长。到目前为止我觉得S3最大的问题是好像吃不准怎么发展Ezra。

我为什么老是在顾虑Ezra。这一集主要是讲Sabine的。没有打仗场面只有人物场面也很棒。练剑太好看了我也想练orz。。。唯一的(前面抱怨Ezra的不算)问题是,我觉得这么大的arc应该之前埋一点线索才对(比如Hera说,你记得当初她对我们多么戒备吗?这可以说是发生在Rebels时间线之前的事,但是他们一直不知道Sabine的backstory,之前也不点几下。again,我需要一个flashback的他们各自都是怎么上船的故事)。

Kanan实在太帅了。Sabine也太帅了。Fenn Rau也帅,他对Sabine的信任之前也有过铺垫,很好。就是Ezra,请把他写成该成为的那个主角好吗?

3.15 Legacy of Mandalore 8/10

这一集的问题是,太短了。我不介意故事简单,但是情感接受和转变在20分钟内进行,转不过来啊。

Ezra试图交朋友,然后Kanan说,let me handle the negotiations。咦你真当自己是Obi-Wan啊:)

妈妈说,你又没有打赢Maul,拿到了黑剑又不算你的。然后就上演了一场Sabine大战拿着黑剑的Saxon,好像是给她一个claim黑剑的机会。
妈妈说,你们都别上,按照Mandalore习俗,两个武士打的时候要公平地打。我一直觉得Madalore人的打架规则需要理解,因为他们一部分是拼装备。好吧,拼对装备的熟练合理巧妙运用。
Kanan说,习俗比你女儿的命还重要吗?妈妈看上去被说动了。然而他俩打的时候,妈妈,弟弟,师徒二人和Rau还是在看戏_(:3TZ)_

最后Sabine说她不是Mandalore的leader,但是她要找到那个人。也许还是不排除是她自己。

啊啊啊我怀念Ghost crew family,好难接受Sabine回家去了><
Sabine对师徒说谢谢,响起了Sabine相关音乐。我已经把这个音乐和“更重要要影响他人而不是自己打架”的绝地哲学联系在一起了。。。

3.16 Through Imperial Eyes 10/10

紧张得要出心脏病的一集。Thrawn不仅亲自上阵直面Fulcrum,还拉上了ISB Colonel Yularen。神奇的是,虽然Thrawn再一次以退为进,却能非常的让人胆寒。感觉S3要进入最后的大战了。

好多满足的地方。。最满足的是Thrawn认识了Sabine的画。S3开头Thrawn进入故事时,保留了他的经典语录:To defeat an enemy, you must know them. Not only their battle tactics, but their history, philosophy, art。当时我就在想,我们正好有个artist。。。

整个故事看起来也好巧妙啊。。。除了最后Kallus过于自信要留下来感觉有点牵强(这个任务本身就是来extract Fulcrum的),别的各种巧妙。

以退为进的Thrawn已经被网上笑得不行了(他才是Fulcrum),没想到这次真的这么吓人。I believe Agent Fulcrum will prove far more useful to the Empire than Agent Kallus ever was. 啊啊啊啊

最后说一句,Ezra被写得太不讨巧了。。。前两集Sabine线里,他对Sabine说,至少你还有父母。这句真是那个场景下最烂的的话。这一集里大家都在心疼Kallus,他还要不信任Kallus(虽然严格来说可以理解)。。看这个剧本来是想喜欢蓝莓公主的,没想到Kanan, Sabine, Kallus一个一个都更让人喜欢_(:3TZ)_

3.17 Secret Cargo 9/10

We witnessed the formation of the Rebellion!
这一集的好看一半来自怀旧?从”This is Gold Squadron”开始就被戳到了。

另一半来自曲折的情节,让Thrawn没有显得无用。。。从星云出来会遇到Pryce的Star Destroyer。。最后关键是帝国对星云安全的知识不如Hera。。。

Hera在charging hyperdrive的时候帝国探测不到?她和Ezra通话也不会被截获?

还有,如果集结的地方是Dantooine的话,从last known location是不是可能限定一个范围的?

最后This is our Rebellion实在太煽了。Sato还是开着那个停车库?:P 这个时候还没有Mon Cala大旗舰。也许第四季会说到。

3.18 Double Agent Droid 8/10

不出所料是Finale前的平静。
本来就知道最终Thrawn会找到Atollon,所以这集的悬疑一直在。
机器人吵嘴好幼稚。
又见到Wedge不错。
最终的解决方案很牵强。(感觉更适合DW,如果是Doctor,他解释一下可以反送过去能量,感觉不用怀疑。但是Hera提出这个就感觉有点牵强。)

不过,优点是,这两集Hera都很棒啊!!!
AP5和Chopper也很棒。AP5支走了另一个inventory droid之后的自言自语也很棒。

3.19 Twin Suns 6/10

6分是我能给Rebels打的最低分。
编!剧!和!Ezra!有!仇!

OK, 这个ending对于obi-wan和maul还是不错的。
Obi-wan不愧是绝地模范。
而且我居然接受了摩尔复活:动画从电影手里抢过来Obi-wan和maul的结局,可以理解为EP1里杀maul有出于复仇的元素。原力给了obi-wan一次超越的机会。

3.20 Zero Hour 9/10

感觉有点underwhelming?不知为何。。。
大战的交代挺清楚有层次的。Thrawn也没有手软。
大概是因为Kallus没死;大概是因为Bendu霹雷有点雷;大概因为Thrawn找到Chopper Base的过程好容易;不过我想大概主要是因为我们已经在脑中排练了很多遍各个角色挂掉的情景,做好了准备迎接便当。
所以最终没有攻打Lothal上的兵工厂。既然在OT里我们没有见到三翼TIE,那么说明最终是成功的。大概是S4的看点了。。

Twin Suns

我一直不同意很多人抱怨的:Rebels的卖点就是靠加入电影和TCW里的人物吸引眼球。我喜欢的Rebels一直是Ghost crew的故事。我还记得S1那种space family让我回味到Firefly的感觉。

Twin Suns可能是粉丝最分裂的一集了吧。至少我的感觉是非常分裂。这一集Coffee with Kenobi的Rebels Reaction正巧请了两个观点截然相反的嘉宾,加强了我对这一集非常分裂的感觉。

一位嘉宾是Maul粉,一方面对Maul的结局表示满意,另一方面觉得他出镜太少了,还觉得最后Lars home不是很必要。另一位嘉宾是Luke粉,很高兴Maul终于死了,强调Luke才是Chosen One。大家对这一集都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是自己喜欢的地方又都特别喜欢。Tosche Station的Nanci review了这一集评价比较低,比较接近我的观感。大家普遍对于Ezra不满意,而他占了大半集。

而我是Ezra粉,第一遍看完是崩溃的。Dave Filoni一直口口声声说别的角色出场要为Ghost crew角色的故事服务。这一集我感觉他们没有执行好这个原则。Ezra再一次又一次几次三番屡教不改被Maul利用了,而且都不是a big deal,回来认个错就行了。编剧的“我们要关注的是Ghost crew的故事”的承诺执行起来就是给足screen time。然而这一集如果处理得好的话,可以写成Ezra见到Kenobi后得到了成长。我相信编剧总是有能力做到的。在我看来编剧被Kenobi vs Maul的hype冲昏了头脑。然而这并不是Ezra这个角色第一次不连贯。本来,一直倾向于喜欢这种年轻热情充满potential角色的我,一度都喜欢Ezra超过了Luke。看到喜欢的角色没有被好好对待,是fandom最难过的事情了。

然而,当我从Kenobi vs Maul的角度来看这一集,却不得不赞叹这场决斗实在是太精彩,做得太有分寸了。第一印象是觉得打斗太短了。然而这不仅能解释——他俩互相了解得太深了——而且还能顺利过渡到ANH里的打斗风格。战斗的细节都让人赞叹:Maul的taunt,直到威胁到Luke Kenobi才亮剑;”Look what I have risen above.”;Obi-Wan从PT的兰花指form转到OT的form,再转到Qui-Gon的经典姿势;Maul的起跳;Maul用TPM里战胜Qui-Gon的招数进攻(而Obi-Wan用Qui-Gon的姿势迎战似乎是已经看穿了Maul)。这场战斗对两个角色都非常合适。动画的老Ben Kenobi与动画的年轻Kenobi的区别,和电影的区别感觉是一样的。Obi-Wan越老越优雅,越坚定。

这些细节以外,我更觉得,TCW里复活了的Maul在Rebels里的终结,相当于动画从电影那里抢过来了Obi-Wan战胜Maul的情节。对比之下可以看到,TPM里Obi-Wan是带着复仇的情绪腰斩Maul的,而Rebels里他才是真正的Jedi Master,出于defense才动手,到最后,都还对这个杀了师父和爱人的仇敌保持同情心。可以说动画的结局更好;原力给了Obi-Wan一个超越的机会。

这周末就可以看第三季的finale了。好期待。不知24小时之后的我会是什么状态。很有可能是泪流满面抱头痛哭。。。

写了一篇文

一天早上躺在床上读了跟的几个博客的”Trials of the Darksaber”的评论。看了那一集之后所有人都爱上了Sabine。我一直希望Rebels的作者能把Ezra的成长写得更丰满一些。然后,各种思绪集中到一起,起床后写下了这个fiction。算是我的第一篇文。

虽然我有过好几个觉得写成fan fiction会很好的点子,但是我的写故事编故事的能力实在太弱。这一篇能写成,我想是因为1)不需要编故事,只是那一集的延伸;2)一直沉浸在星战世界里,有很多细节能在我需要的时候冒出来。

重看的时候发现,他们其实是在外面camp了好几天。所以我的“Ezra回基地放东西”那点plot也站不住脚。不过不管啦(转眼改成那天他们决定回基地)。

下面是文的连接——老少咸宜,和canon无冲突。暴露一下AO3账号。

Ezra’s Revelations (1384 words) by MaraSue
Chapters: 1/1
Fandom: Star Wars: Rebels
Rating: General Audiences
Warnings: No Archive Warnings Apply
Relationships: Ezra Bridger & Sabine Wren
Characters: Ezra Bridger, Sabine Wren, Kanan Jarrus, Fenn Rau
Additional Tags: Post “Trials of the Darksaber”, Canon Compliant
Summary:

Sabine was not the only one who learned a lot from “Trials of the Darksaber”.

May the Force of Others Be with You

之前就觉得,Rebellion时期是星战最容易被人喜欢的时期。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因为大家更喜欢正传,R1和Rebels的作者进入这个时期,都发挥得超级好。

选择说这个时期的故事,显然目的之一是因为喜欢正传而想讲更多它的故事。所以某种意义上来看,简直可以说是为了致敬而致敬。然而电影的主线剧情却非常能站住脚,也许是这个时期的故事比较容易写。就像我在Rebels S1,2那篇日志里说的一样,只需要假设帝国非常强大,主角只管勇敢反抗就好了。我很喜欢Rebels动画片,然而它的20分钟一集的限制,导致他们无法把事情讲复杂。比如他们要去infiltrate一座帝国监狱,他们就能悄悄进到门口,灭了几个白兵,就进去了(然后发现inquisitor在里面。。。)而2个多小时的电影可以讲复杂得多的故事。首先,他们要听说有个帝国飞行员叛变了;第二步,他们要先去Wobani把Jyn救出来,一起去找Saw;第三步,要逃出Jedha,继续去Eadu找Galen;未能说服反抗联盟去Scarif偷死星plan,小队决定自己去打。最后一战也有很清晰的策略:要引开暴风兵;要告诉在近轨作战的义军援军攻打shield;为了传这条消息,Bodhi和地面队员们冒着枪林弹雨打开了通信;而太空站里,也是采用了不寻常的策略:一艘小船撞向引擎被灭的歼星舰(真实展现了hammerhead这个名字的作用),导致两艘歼星舰撞击坠向shield generator。。。这一切逻辑都很清晰。仔细想套路也没有出星战的“打shield generator、打droid controller、打main reactor”三大目标,然而剧情却很坚实。

整个主线故事引人入胜。主角crew里几个人,个个性格不同,各自有各自的可爱之处。这和Rebels一样,也能让人想到Firefly。(特别是,还有Alan Tudyk这个联系。I’m a leaf on the wind.)两个小时多的电影,我们认识了这些人:rebel veteran Cassian,出场手刃一个线人就是告诉你,这部电影不是童话般的星战,而是另一种风格,我们都在脑中脑补的残酷战争环境的星战;Jyn,虽然以罪犯身份出场,不愿意合作,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比Cassian要更innocent和勇敢;Bodhi,叛变的帝国飞行员,典型的看似软弱,实际上只是他们的决心更坚定所以需要更多思考的那种人;Chirrut,疯僧类型的武士,对原力信仰坚定;和他相反的Baze,显然就和他一对了。最出彩的是K2,即使换了没有表情的机器人脸,Alan Tudyk的幽默感还是能散发出来,或者说,Alan的dry humor和sarcasm太适合这个角色了。我们看着这些个性不同的人,有摩擦有火花。看着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为了各自不同的目标进入这个故事,加入战斗。看着他们的冒险和牺牲。在感情被煽到不行的时候——

电影的最后简直是切入了EP4。我们看到了OT里没看到过的Darth Vader毫不费力全灭一堆义军士兵,我们看到了Tantive IV熟悉的白色走廊,我们看到了白色袍子的那个人,而她竟然转过身来了……这里可能是有点太fan service了,然而世界上的movie goer应该大部分都对EP4很熟悉。Rogue One的主线里人物全部牺牲,换来的是EP4 A New Hope。看完Rogue One已经一个星期了,然而一想到牺牲和希望这种组合,还是能引起我全情投入,热泪盈眶。

整个星战系列,我的最爱一直是EP4。我没想到我还可以更爱EP4。然而Rogue One却做到了给EP4加深层次和背景……

和这个主线相比,所有的reference都只是bonus。我觉得Rogue One应该是非星战粉很容易进入的一道门。它用一个节奏张弛有度、情节条理清晰的故事,强烈地传输了星战的那种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那种纯粹和投入。

当然在新电影里看见我们熟悉的东西是一种特别激动的体验。由于目前我在看Rebels动画片,所以对Rebels的reference特别在意。我一刷的时候有几个地方看到太激动以至于都一段时间没看清/听清电影在说什么。一个地方是Jyn第一次被带到Yavin IV的时候,谈话最后,Bail Organa从阴影里走出来。另一个地方是主角们第二次回到Yavin IV,开完大会之后广播里在喊General Syndulla。后来看到有人说,镜头第三次回到Yavin IV,通讯员冲出来找Mon Mothma的时候,可以看见Chopper。每一场空战我都在满屏幕搜寻Ghost的踪迹。这个时候我们的Ghost crew在哪里呢?

可能是3D很难看清背景里的东西的关系,我看了几遍都没看清Chopper。下面是官网上给出的图

rogueone-chopper

细节彩蛋的作用应该是这样的:一眼认出会很开心;如果本来不了解,但因为主线而喜欢电影然后多了解电影和相关的,越了解多越惊叹各种联系。我对一切snob深恶痛绝,对彩蛋snob也很敏感。Rogue One的彩蛋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但是它更大的优点是它是一个好看和令人感动的故事。世界上有很多人并没有那么into星战,如果星战出了一部好电影如Rogue One,我更希望本来不感冒的人也能来分享同样的心情,而不是在他们面前得意我知道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给R1挑刺:

Prologue里Saw刚来救Jyn,进入正片第一个镜头是Jyn在帝国监狱里。直到后来Jyn在Yavin IV回答Cassian问话的时候我们才确定她没有在帝国监狱长大。

来到Eadu要保持低空飞行,U Wing撞击了石头之后,在驾驶座后方指挥的Bodhi向后倒了,按照惯性他应该向前倒的,但那样的话就不好看了。(这个goof是我向IMDb提交的第一个内容。看看会不会通过吧:)

在Mustafar,Vader的头盔脖子处特别显眼,好像和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为什么Cassian没有在义军联盟会议上?他毕竟是负责这个情报项目的主管啊。

Prologue里,我们先看到妈妈带着Jyn来到山后,地上都是黑色的土。然后我们看到Jyn埋伏在草丛里,目睹了妈妈被杀。可以理解为Lyra回到家门口那边的时候,小Jyn偷偷跟过来了。然而如果Jyn当时在那么近的地方的话,death trooper没搜到她感觉很不可信。

Bodhi被触手怪折磨之后,飞行员护目镜还是好好地戴在头上。[更新:Ultimate Visual Guide里说这个眼镜是修理飞船的时候用的。]

开头Cassian和线人会面,提到叛逃帝国的飞行员和他的消息的情报的时候,线人说话声音太大了啊。(Cassian干掉他的又一理由。)

去Eadu的路上,Jyn说了Galen埋下的死星弱点,Cassian说他不能冒险把这个消息传输给Alliance,因为他们已经在帝国地盘深处。可是Cassian刚刚和Yavin IV通话过。可以理解为之前的通话措辞含蓄所以可以不用顾虑;也可以理解为他们就在这么点时间差的时候移动到了无法和Yavin IV通话的地方。但是总觉得刚通话过立刻又说通话很冒险,太突兀了。

在Eadu,Galen他们开大会,非要在大雨中开,还要在可以被狙击手打到的地方开,真是太不要命了。U-Wing降落的地方,离开会的平台还很远,但是Jyn和Cassian都很快爬到了那边,不愧是爬梯高手,这项技能后来也很有用。而Chirrut和Baze,他们停靠的位置,一开始感觉挺远的。然而后面有Baze击倒开门走向平台的一大队白兵的镜头,Baze的武器应该不是远程狙击武器,所以他也爬到了附近?这场战斗的布局感觉有点交代不清或者太巧合了。

Rebels紧接着R1的一集Ghosts of Geonosis里,Saw出场了。这时他还没有R1里伤得那么惨。而这时已经距离R1挺近了(官网说2年),所以Jyn应该已经和Saw分离了。所以严格来说Jyn在R1里在Jedha见到Saw的时候,应该比较惊讶他变成这个样子了才对。

除了Mustafar,每个星球都有文字标识地名。感觉字体可以更加星战一点。。。(他们不是有那种类似Aurebesh的英文字体吗?)

女性角色有点少。也许是为了贴合EP4。如果是的话,我感觉没必要。

下面是一些不是挑刺的想法:

在看TCW里Onderon那几集的时候,我是被煽到了的。虽然当时对Saw这个角色没有什么感觉。R1里看到Saw准备赴死的时候,脑中忽然响起了”For Onderon!”,把自己煽了一回。TCW [截图1] [截图2]。

Mon Mothma一开始对Jyn说,要找你爸爸,然后return him to the Senate for testimony。顿时就在想Senate后来解散了。。。

在Scarif,Jyn穿了类似于TIE飞行员的服装,背上有两把剑一样的东西。可惜没看到这东西怎么用的,感觉会很酷炫。[更新:刷2D的时候看清楚了这个制服是交通指挥员的。背上两根东西是发光指挥用的。。。]

在一个podcast里听到的:Jyn的妈妈Lyra的腰带下有一块红色的布,而Chirrut的服装也有腰带一下有红色的布。会不会和信仰绝地有关。[更新:Ultimate Visual Guide里说了是有关系的。]

K2太Alan Tudyk了。好多好多台词,说得跟Wash太像了。比如“I can blend in, I’m an imperial droid, this is an imperial occupied city.”这句和“I can be tough, I’m a semi-muscular man”语气真的一模一样。

另外,好多预告片的场景都没有出现在电影里。。。

Tarkin和年轻的Leia——星战一直在提高电影制作技术的标准。而我们,是在Carrie Fisher去世后看到年轻的公主意外出场,看见希望的同时,又意外惆怅。